最不堪者数贾赦

《红楼梦》里,最不堪的人物数贾赦。

书中第二回冷子兴这样介绍:他是荣国公之子贾代善的长子,袭了乃父的官。极其简单,也不带感情色彩,远不如介绍其弟贾政那么详细、那么有褒奖之词。也许在冷子兴看来,贾赦实在乏善可陈。

贾赦是一个怎样的人?来看看朝廷给他下的定论吧。第一百零五回,西平王来到贾府,宣了皇上这样的旨意:“贾赦交通外官,依势凌弱,辜负朕恩,有忝祖德,着革去世职。”第一百零七回,枢密院大人对贾政说贾赦的罪过时还加了“纵儿聚赌,强占良民妻女不遂逼死”两条。后因故从宽处理,发往台站(边防哨所)效力赎罪。

本文不讲他的大罪过,只讲讲他日常的小表现。

第三回写林黛玉第一次进贾府,拜见了外祖母贾母,又和众姐妹见面后,被邢夫人带到自己房里。邢夫人命人到外面书房里请贾赦。贾赦却让来人回了这样的话:“连日身上不好,见了姑娘彼此倒伤心,暂且不忍相见。”他是不是“连日身上不好”,能不能接见一个远道而来的外甥女,邢夫人应该最清楚。邢夫人既要人去请他,就说明,或者他的“连日身上不好”根本是假的,或者只是稍不舒服,接见外甥女的精神还是有的。既如此,那就说明他为人是虚伪的,也说明他是不讲亲情的。后面也没有写他对林黛玉有什么怜悯、关心的情节,这也是证明。

不讲亲情,这还是小的,还有更令人不齿的。第八十回里写到,贾赦曾收着孙绍祖五千两银子,后来又把银子用了。孙绍祖要了两三次,贾赦只好把迎春“准折卖给”他。孙绍祖的为人,他也应该是知道的。为了一点钱,竟把一个亲生女儿推向火坑。这种“不慈”的人,往往也不孝。他不是不知道,贾母喜欢把自己满意的丫环给孙辈,如先后把袭人、晴雯给了宝玉。到她“通共剩了这么一个可靠的人”鸳鸯了,他却还要打鸳鸯的主意,要娶鸳鸯做小。

贾赦也是个不喜欢做事的人。第十六回写“贾元春才选凤藻宫”,贾府要建造省亲别墅,贾政因不惯于俗务,只凭贾赦、贾珍、贾琏和赖大等一些有身份的仆人及匠人摆布。这样的大工程,贾赦做了什么?“贾赦只在家高卧,有芥豆之事,贾珍等或自去回明,或写略节;或有话说,便传呼贾琏、赖大等领命。”可以说,贾赦做的是甩手掌柜。

他“甩手”做什么?贾母知道他。第四十六回里,邢夫人因贾赦看中了贾母的贴身丫环鸳鸯而要她向贾母讨,她怕贾母不给而向王熙凤问计。王熙凤如是转述了贾母对贾赦的评价:如今上了年纪,“放着身子不保养,官儿也不好生作去,成日家和小老婆喝酒”。

贾赦不喜欢做事,在贾府应该是尽人皆知的。第二十二回写,贾环做了这样一个灯谜:“大哥有角只八个,二哥有角只两根。大哥只在床上坐,二哥爱在房上蹲。”讽刺的就是“大哥”贾赦空承爵位,不务正业,好比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这样的人,当然也是不喜欢读书的。第七十五回,写贾府一大家子击鼓传花,贾环借机做了一首诗,贾政觉得不错,不悦的是“词句终带着不乐读书之意”。但贾赦不同,大放厥词说:“想来咱们这样人家,原不比那起寒酸,定要‘雪窗萤火’,一日蟾宫折桂,方得扬眉吐气。咱们的子弟都原该读些书,不过比人略明白些,可以做得官时就跑不了一个官的。何必多费了工夫,反弄出书呆子来。”哪里是怕“弄出书呆子来”啊,分明是不想读。

贾赦平时的表现,给人的印象是颟顸、猥琐,浑浑噩噩,但也有显得凶神恶煞的时候。第四十六回里,他要娶鸳鸯做小,鸳鸯不愿,邢夫人、鸳鸯的嫂子和哥哥都讲不进油盐。贾赦大怒,要她哥哥把话转告给鸳鸯:“‘自古嫦娥爱少年’,他必定嫌我老了,大约他恋着少爷们,多半是看上了宝玉,只怕也有贾琏。果有此心,叫他早早歇了心,我要他不来,此后谁还敢收他?”正义的事,职分内的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己私利,却显得志在必得。最不堪的是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也没有自知之明。第七十五回的击鼓传花,贾赦编段子说“天下作父母的,偏心的多着呢”,明显表达对贾母偏心的不满。却不想想,自己是这样一个不肖之子,能让做母亲的不偏心吗?

(作者系武冈二中退休教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最不堪者数贾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