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遭骚扰,被公司违法开除,奇瑞前员工追问270万团建经费去向

文|每日人物吴论编辑王辉

2011年,王兴进入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乘用车事业部,成为一名技术工人。工作三年后,2014年,王兴被调到了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变速箱工厂(以下简称芜湖工厂)。

不久后,王兴发现,芜湖工厂没有举办过团建活动。同样属于奇瑞汽车,乘用车事业部每年都会组织团建活动,并严格规定,每年需要落实每名员工720元的团建经费。

2016年,芜湖工厂的法人发生变更,工厂更名为芜湖万里扬变速箱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芜湖万里扬),王兴说质量部部长袁力告诉他,当时的团建经费是每人每年330元。后来当地监察委对此进行了核实,团建经费应是每年每人300元。

王兴多次向公司反映了情况。2017年年底,王兴发现,自己的年终奖比别人少了2000元。2018年5月,王兴与奇瑞汽车签订的劳动合同/受访者供图兴在上班时被公司门卫拦在门外,公司将他开除了。

后来,王兴多次向市政部门投诉团建费问题,包括芜湖市市长热线,芜湖市经开区经侦局、芜湖市鸠江区监察委等,各部门给出的答复显示,该公司在2016年曾开展过一次团建活动,王兴的举报不实。

追问团建活动,索要工资条

2011年,王兴进入奇瑞汽车公司乘用车事业部,成为一名技术工人。工作三年后,公司进行内部人事调动,王兴被调到了芜湖工厂。

王兴与奇瑞汽车签订的劳动合同/受访者供图

不久后,王兴发现,同样属于奇瑞汽车,乘用车事业部每年都会组织团建活动,并严格规定,每年需要落实每名员工720元的团建经费,节假日也会发放员工福利,但芜湖工厂却什么都没有。

王兴说,后来工厂成立为公司,并在2016年,法人发生变更,公司更名为芜湖万里扬,当时的质量部部长袁力告诉过他,公司的团建经费是每人每年330元。后来当地监察委对此进行了核实,芜湖工厂的团建经费是每年每人300元。工作人员还告诉王兴,团建经费是由公司工会发放至各部门的。

但王兴仍感到疑惑,近千人的大厂,以前却从没见芜湖工厂的团建活动落实。

2016年,芜湖万里扬开展了一次团建活动。王兴说,那次的活动公司并没有通知他,于是多次向部门领导反映。对此,回应称,公司曾通知过王兴,但王兴没有参加,后来一直耿耿于怀,车间长胡进(化名)不胜其扰,个人给予了王兴300元。

而关于团建经费的去向,则一直没有消息。

除王兴反映的团建经费问题外,芜湖工厂还存在不提供工资条问题。

这让工人们难以知道季度奖等各类奖金的具体金额。王兴说,他前去讨要工资条时,领导只发给他一人,却不给其他人发放。

对此,芜湖万里扬任武表示,公司每月都会发加密的工资条给车间管理人员,让车间管理人员打印出来发给员工,但2016年之前的情况他并不清楚,当时的芜湖工厂属于奇瑞汽车。

资料显示,2015年,奇瑞汽车在原有变速箱生产工厂基础上,成立了芜湖奇瑞变速箱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0万。2016年,奇瑞汽车与浙江万里扬变速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万里扬)合作,将芜湖奇瑞变速箱有限公司置换给浙江万里扬,成为浙江万里扬第三大股东,自此,芜湖奇瑞变速箱有限公司更名为芜湖万里扬变速箱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芜湖万里扬),注册资金8.1亿元。

芜湖万里扬提供的2016年团建活动方案/受访者供图

因年终奖与公司产生纠纷,之后遭到违法解约

2017年年底,王兴发现年终奖比其他人少了许多。这让他感到不服气,“别人都是这个数,我们又不是技术有问题,也没消极怠工,凭什么就少2000块?”

有同事劝王兴“不要再钻牛角尖”。但王兴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

王兴想“请新东家和老东家一起做主”。他越级反映上述的问题,电话打到了包括奇瑞汽车与浙江万里扬总部高层。但最终还是石沉大海,不了了之。

芜湖万里扬对王兴解释称,员工的年终奖是根据年终考核评定,王兴在此前的年终考核为D级,按照公司规定,原则上不予发放年终奖,但领导争取了一部分,发放给王兴等人。

2018年4月,公司人力开始再三要求王兴签署离职协议。而王兴称自己的劳动合同尚未到期,时间是在2019年9月30日。

劳动合同显示到期时间为2019年9月30日/受访者供图

接下来的事情,让王兴感到愤怒。据王兴说,公司人力开始给王兴的家人打电话要求他离职。当时的人力部长潘伊派人开车到王兴家,面对王兴的母亲,说“会让你们一家后悔”。

据王兴母亲说,当时来人要求她在一份文件上签字,但她不识字,不愿意签。

在芜湖万里扬工会与王兴的谈话录音中,可知王兴在2017年曾有打砸零件行为,因此当月考核受到影响。录音中还显示,之后车间长胡进认为王兴有消极怠工行为,在车间与其产生口角,王兴有扬言“要捅人”。

王兴在录音中辩称,捅人是一种极端的维权方式,但自己反映的问题也迟迟得不到解决。

王兴还是没有签离职协议,“我是那种很倔的人,你越让我走我越不走。”他回忆道。

第二天早晨,王兴去公司上班被门卫拦下。门卫说:“人力的领导说了,你不能进。”此刻,王兴意识到,自己被公司违法解约了。

违法开除维权成功,继续追问经费去向

2018年5月,王兴提出劳动仲裁调解申请,要求芜湖万里扬支付缺少的2000元年终奖、解约赔偿金与饭卡剩余款项。后调解失败,王兴拒绝再次调解,申请直接仲裁。

王兴提供的劳动仲裁书显示,仲裁委员会认为,芜湖万里扬称王兴年终考评为不合格,平时有消极怠工、欠钱、威胁领导等行为,因无法提供相关证据,故判定芜湖万里扬系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应赔偿给王兴“平均应发工资X工作年限X2”的解约赔偿金与饭卡剩余款项。

对这个结果,王兴不满意。他认为公司少报了自己的平均工资与工作年限,以此减少赔偿金。

2018年7月,王兴就此诉求,向经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2019年4月,经开区人民法院经调查发现,王兴在芜湖万里扬工作期间的平均应发工资为4081.71元,而非此前调查到的3247.6元。而工作年限依旧以2016年计算。法院判定芜湖万里扬应共支付给王兴赔偿金20438.5元。

从王兴被拦在公司门外,到维权成功拿到2万余元的赔偿金,已过去了近一年时间。

法院民事判决书(部分)/受访者供图

最近,王兴进入了新公司工作,开始了新生活。

但他不愿沉默。对芜湖工厂的团建经费去向,还有相关人员的实名举报并未停下,“现在该工作还是工作,能维权就一定会维权。”王兴称。

对此,任武回复称,监察委、公安等部门调查的都是在2016年,2016年之前还没有芜湖万里扬,仅能提供到2016年的团建文件,之前的与公司并无关系。

王兴表示,他曾在2016年问过在芜湖工厂工作10年的老员工,对方说此前从未落实过团建活动。

即使不按原先属于奇瑞公司时,每人每年720元的标准计算,而是按之后的每人每年300元的标准计算,那么每年至少也有近30万的团队建设经费没有落实。从2006年计算至2015年,一共270万的团建经费去哪了?

王兴多次向当地监察委、奇瑞汽车监察委等反映情况,举报芜湖工厂的团建经费可能被领导贪污,但得到的回复均是没有发现贪污事实。

“你贪到我基层员工的钱了,侵犯我的权益了,那我就是要举报你。”王兴说。

7月16日,每日人物向奇瑞汽车纪检委的两名工作人员拨打电话,但均无法接通。

奇瑞汽车监察委给王兴发送的回函/受访者供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家人遭骚扰,被公司违法开除,奇瑞前员工追问270万团建经费去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