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或正发动“货币战”,越南经济受损严重,去美元化不可避免

过去数十年间,在美元牢牢占据全球货币之王的过程中,美国经济凭借这一优势,非常轻松地获取着全球宝贵的物质财富。与此同时,美联储凭借美元不同时期的张驰,也在全球范围内不断收割着多个高外债低外储脆弱市场的财富利差。

投资经理PatriciaPerez-Coutts曾表示,美联储货币举措会随时拿脆弱的经济体开刀,就像一群野生牛羚正在渡河,狮子会挑年幼体弱的下手...其他整群牛羚会继续前进。显然,这是不公平的国际货币格局,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可以称之为美国经济单方面控制的“货币战”。无独有偶,事情又有了最新进展。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7月16日发表题为《在鲍威尔准备行动之际特朗普的货币战言论在继续》的报道称,尽管美联储近日表示降息将减轻美元升值对经济的影响,但是,特朗普对强势美元的关注或还会继续。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货币理念之下,美国财政部不断将全球多国列入货币操纵监控名单中。荒唐的是,尽管欧元是由欧洲央行统一调控,但欧元区的德国、意大利和爱尔兰依然还是被添加到货币操纵监控名单中。与此同时,越南经济由于近年增长较快,也被列入名单之中。特朗普更是表示,或将对被列入名单的国家实施制裁。

显然,美国经济正在用事实告诉世界,其正在滥用美元的地位,当然,如果将美元已经对石油国伊朗、委内瑞拉的经济开启限制也加以计算的话,美元地位几乎滥用到了极致。而美元为所欲为的现象,在世界经济体系中,对任何一个市场都是不公平的。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一些高度依赖美元的经济体,也正在因此变得越来越脆弱,甚至由于外储薄弱,外债高企或正在成为”玻璃之国“。其中,越南经济就非常明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7月16日表示,预计2019全年越南经济增长率将从2018年的7.1%高点放缓至6.5%。而世界银行本月稍早前的报告也预计,2019全年越南的GDP增长将减速至6.6%。

此外,今年一季度越南经济增长率从2018年同期的7.5%增速放缓至6.8%。这些迹象都表明,越南经济在经历了高增长后,突然进入增长的颓势,甚至开始“补跌”。而这背后则暴露出越南经济依赖美元债务,当美元抽离后的脆弱性。

我们知道,自2015年底至2018年底的三年间,美联储加息9次,这就导致阿根廷、土耳其等市场在2018年陷入美元荒的困境,而越南基于此前出口的相对强劲,使得2018年表现出经济的亮眼,但进入2019年之后,由于美国经济不断从货币、经贸上对越南设置不同的障碍,导致越南经济或陷入增长乏力,甚至衰退回原形的困境。

比如,据美国商务部7月初时宣称,拟对韩国等地生产并在越南加工的特定钢铁产品加征最高456%的进口关税。这就意味着,美国并没有放过越南经济,这势必会影响越南本已脆弱的财政收入和国际账目收支平衡。不仅如此,早在去年三月,美国商务部就宣布对越南虾征收反倾销关税的初步结果为25.39%,远高于此前的调查结果。那么,越南具备应对美元经济风险的能力吗?

我们从越南经济的债务情况上,就可以发现,越南经济并不具备抵御风险的强大能力。我们仅参照2016年的数据发现,据《西贡经济时报》报道,截至2016年底越南债务总额已逾1250亿美元。再对比前面的百分比数据可以看出,最近两年越南的债务总额一直在不断飙升。汇丰报告预测,越南或在2019年逼近65%的债务比例上限,已将越南列为了东南亚最需要巩固财政的国家。

越南债务与GDP之比

加拿大皇家银行认为,越南经济借贷能力非常有限。而资产管理公司DragonCapital首席投资官BillStoops在接受CNBC采访时称,越南经济并没有在全球经贸中大规模受益。请记住,越南一直需要资金来帮助弥补其预算赤字。

值得一提的是,越南有限的财力目前尚无法满足本国基础设施的建设,这令不少分析师对越南近年亮眼的指数增长大跌眼镜。据越南媒体报道,越南河内至胡志明市的高速铁路项目预计估计耗资587亿美元,但目前却正遇到资金的障碍。

据惠誉分析师称,融资将是该项目面临的最大挑战。高昂的资金使越南这一高铁项目的成本已接近越南2017年GDP(2239亿美元)的25%。越南过去五年的预算赤字平均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4%,很可能不得不通过发行公共债务筹集资金。但是,越南经济正受制于65%的债务上限,因此越南这一高铁项目的融资将面临融资困境,这可能导致延迟,或者在最坏的情况下,取消项目。实际上,此前已有先例了,据悉,2018年因为融资困境,越南就取消了一个价值7.5亿美元运输建设项目。

越南规划与投资部长NguyenChiDung表示,如果越南没有赶上工业4.0列车,越南与其他国家之间的真实差距就会越来越大。目前来看,越南经济在没有真正取得繁荣之前,或就陷入了美元债务“黑洞”之中,受损严重。而越南经济的衰退或正为全球那些对美元存在过多幻想的市场敲响了警钟。

对于特朗普及美国经济或正发动的一场“货币战”,外媒援引瑞银财富管理部英国投资办公室的负责人杰夫称,我们正在目睹一场更大范围的货币战。纽约奥本海默基金公司一名投资组合高级经理阿莱西奥·德·隆吉说,自特朗普掌管美国经济以来,全球经济一直在面临着货币战的威胁。

法国兴业银行货币的策略师基特·朱克斯说,“当美国认为自己正在败退时,这就变成了一个不一样的货币战。”值得玩味的是,相比之下,面对当前的情况,美国却把自己描绘成市场的受害者。显然,随着世界经济格局的变迁,全球去美元化不可避免。(完)

BWC中文网原创作品,本文不得以任何形式摘编、转载或转化视频、音频等,违者必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美国经济或正发动“货币战”,越南经济受损严重,去美元化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