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翼纠纷、内讧从始至终的札萨克图汗部,归附清朝最晚的一部

札萨克图汗部是喀尔喀蒙古中归附清朝最晚的,还和俄罗斯以及准噶尔藕断丝连,在大清皇帝眼中是最欠收拾的。

扎萨克图汗也是喀尔喀四部中唯一一个嫡系没落,汗号被转移到旁系的。原因就是一直内讧不断,又被外力干涉,最后遭遇子孙不争气,终至没落。

扎萨克图汗与阿勒坦汗

札萨克图汗部是喀尔喀四部之一,属于西路,又称札克毕拉色钦毕都尔诺尔盟,初有10旗,后增加8旗,附辉特部1旗,共19旗,有爵位22。

让扎萨克图汗雄起的是赉瑚尔汗,赉瑚尔是格埒森扎的曾孙,阿什海的孙子,巴颜达喇的次子,他继承了父祖的喀尔喀右翼长之职,被当时的喀尔喀无冕盟主、土谢图汗部的斡齐赉赛因汗阿巴岱封为右翼汗,是喀尔喀第二个有汗号的。

赉瑚尔是喀尔喀中率先征讨卫拉特的人,让自己的堂弟硕垒乌巴什去统治卫拉特,卫拉特并没有臣服,一直在和喀尔喀战斗,大约在1587年击败了赉瑚尔汗并杀死了他。

喀尔喀的无冕盟主斡齐赉赛因汗阿巴岱愤怒了,在库博克儿击败了卫拉特,并杀死了卫拉特盟主、和硕特首领哈尼诺颜洪果尔,为赉瑚尔汗复仇。之后,阿巴岱让自己的长子锡布古泰去统领卫拉特,号珲台吉【洪台吉】,但是统治卫拉特的时间并不长久,卫拉特再次反扑,锡布古泰并没有能力去应对。

这个时候,赉瑚尔汗的堂弟硕垒乌巴什逐渐声名显赫,多次出兵攻打卫拉特,还与俄国有往来,最迟在1604年,硕垒号阿勒坦汗,是喀尔喀第三位称汗的人。

名义上阿勒坦汗是属于扎萨克图汗管束,但实际上他是独立的一位汗,硕垒就是第一位阿勒坦汗,也就是说在当时的喀尔喀,除了土谢图汗部的斡齐赉赛因汗阿巴岱之外,就是札萨克图汗部的右翼汗赉瑚尔,以及阿勒坦汗硕垒三位,另一位车臣汗部的车臣汗硕垒要在1630年才称汗。

扎萨克图汗与清国

赉瑚尔汗死后,右翼长的位置一直处于空缺状态,一时之间势力大弱,1596年在喀尔喀左右翼会盟时,赉瑚尔汗的长子素巴第称扎萨克图汗,继承了右翼长的位置,并趁着土谢图汗部斡齐赉赛因汗阿巴岱死后的时机,逐渐成为喀尔喀的无冕盟主。

清崇德三年【1638】,大清要求喀尔喀行九白之贡,让喀尔喀人感到了威胁,崇德五年【1640】,在素巴第的倡导下,喀尔喀和卫拉特在塔尔巴哈台会盟,握手言和,签订了《喀尔喀卫拉特法典》,表示一致对外【清国】。

在苏尼特部的腾机思叛清被击败后,喀尔喀联军并没有讨到好处,土谢图汗和车臣汗率先向大清请罪,孤立的扎萨克图汗素巴第只好与堂弟阿勒坦汗俄木布额尔德尼也上表请求与清通好,但是呢,态度过于傲慢,言词不逊,仿佛要和大清顺治皇帝平起平坐的样子,让大清皇帝很不爽。

随即在两年后的顺治七年【1650】,素巴第又犯归化城。顺治十二年【1655】,清朝设立喀尔喀左右翼八大札萨克,并订下九白之贡的制度,土谢图汗部和车臣汗部都屈从大清希冀获得利益,唯有扎萨克图汗拒绝与清国谈判,一直到顺治十四年【1657】,再次沦落到孤立无援的地步的扎萨克图汗只好上表谢罪,在两年后【1659】才执行八大札萨克,与清国缓和关系。

自己内讧以及与土谢图汗部的纠纷

随着对付清国失利,喀尔喀的表面臣服,联盟逐渐瓦解,在喀尔喀右翼首先掀起内讧,十七世纪五十年代末期,第二任札萨克图汗诺尔布与堂弟第三任阿勒坦汗额林沁洗劫了同祖的大鄂托克额尔济根。

额尔济根的领主赛因巴特玛是诺尔布和额林沁的叔祖,是格埒森扎次子诺颜台的孙子,诺颜台分到了两个鄂托克,一个是卜速忒,一个就是额尔济根,诺颜台只有一个独子土伯特,土伯特有两个儿子,长子崆奎【注意此人,就是他的后裔格埒克延丕勒继承了扎萨克图汗的汗号】继承了卜速忒,次子赛因巴特玛继承了额尔济根。

现在身为汗王的诺尔布带头劫掠部下的鄂托克,一时震动整个喀尔喀,额尔济根的属民都纷纷向左翼土谢图汗部避难,好啦,导火索就此埋下,土谢图汗察珲多尔济心里乐开了花。

扎萨克图汗诺尔布死后,弟弟衮布扎克冰图阿海没有经过会盟就自立为浩塔拉汗,堂兄弟阿勒坦汗额林沁对他很不爽,在康熙元年【1662】袭杀了浩塔拉汗,这是喀尔喀第一起弑杀汗王的事件,更是一片哗然,额林沁被整个喀尔喀群起而攻之。

土谢图汗部的汗王察珲多尔济首先来主持公道,击败额林沁,并趁着平乱的机会趁机侵吞右翼的属民。

阿勒坦汗额林沁逃亡到了准噶尔,准噶尔汗僧格收留了他,但是两人又在康熙五年【1666】闹翻,僧格霸占了额林沁的属民,额林沁再次逃亡,并在康熙三十一年【1692】归附大清,阿勒坦汗的称号也被废除,清国封他为辅国公,在康熙三十五年【1696】随军征讨噶尔丹阵亡,他的孙子纳玛林藏布在康熙四十八年【1709】被授予札萨克图汗部中右翼末次旗的札萨克一等台吉,并由额林沁的次子拉哩一系承袭下去直到清末。

察珲多尔济赶跑了额林沁,就扶植扎萨克图汗诺尔布的长子旺舒克为汗王,仅仅在位两年,康熙五年【1666】年去世,旺舒克的弟弟成衮在准噶尔汗僧格的支持下继位为扎萨克图汗,并得到达A赖的认可,察珲多尔济反对未果。

成衮继位后,就开始向察珲多尔济索要之前被他侵吞的属民财物,察珲多尔济怎么会还给他?就算是成衮请达A赖出来主持公道都不行,不还不还就不还。

对喀尔喀虎视眈眈的准噶尔主动帮助成衮,清国皇帝看到准噶尔出手了也不甘居后,一时之间,扎萨克图汗、土谢图汗、准噶尔汗、达A赖、大清国都纷纷登场,打王八拳的、拉偏架的、出面调停的成为喀尔喀的日常。

康熙二十五年【1686】成衮去世,他的次子噶勒丹乌巴什上书大清皇帝,请求承袭汗号,康熙皇帝也允许了,但是,他的兄长沙喇在噶尔丹的支持下自立为汗,这也说明此时,清国依旧没有能力干涉喀尔喀的内务。

成衮的儿子沙喇成为第六位扎萨克图汗,并在当年八月去参加库伦伯勒齐尔地方会盟。这次会盟主要是调停土谢图汗部和札萨克图汗部的纠纷,三位主持人分别是达A赖的使者噶尔亶席勒图、大清皇帝的使者阿喇尼和喀尔喀的活佛哲布尊丹巴一世【土谢图汗察珲多尔济的亲弟弟】。

不管会盟多成功,然而,察珲多尔济就是不执行,他弟弟哲布尊丹巴还偏帮他,沙喇对此毫无办法。之后,察珲多尔济袭杀了沙喇,再次震惊喀尔喀,引起噶尔丹大举入侵,察珲多尔济战败投降清国,喀尔喀失去独立的地位。

沙喇被杀后,他的三个儿子巴朗、恭格、格色克出逃,康熙二十九年【1690】,巴朗上书康熙帝请求承袭汗号,康熙帝未置可否,随即,巴朗、恭格兄弟相继卒,康熙帝就令沙喇的四弟策旺扎布承袭汗号。

康熙三十年【1691】策旺扎布被大清封为和硕亲王,次年定为喀尔喀西路,四十年【1701】袭扎萨克图汗号,自此,称为札萨克图汗部。

四十二年【1703】四月,策旺扎布尚清皇室宗女,迎娶辅国将军富达礼第七女,【舒尔哈齐-寨桑武-洛托-富达礼】,被清廷授为多罗额驸,寻晋封和硕额驸。

后来在雍正十年【1732】,庸碌的策旺扎布因为从征准噶尔是退缩不前罪削爵,永远圈禁,汗号由札萨克图汗部右翼左旗札萨克多罗郡王格埒克延丕勒承袭。

济农之争与天上掉下来的汗位

格埒克延丕勒是前文说的崆奎的玄孙,和策旺扎布是族兄弟,同祖就是格埒森扎,格埒克延丕勒这一系的始祖是诺颜台,前文介绍过,诺颜台的长孙崆奎继承了一个鄂托克卜速忒,次孙赛因巴特玛继承了另一个鄂托克额尔济根。

崆奎是喀尔喀首个拥有济农称呼的人,被称为车臣济农,并担任八札萨克之一,死后由长子策璘承袭职位,策璘死后儿子多尔济承袭。

多尔济号车臣卓哩克图济农,他和扎萨克图汗成衮不和,康熙三年【1664】成衮就把他的济农称号给剥夺了,转手把济农的称号授给多尔济的叔叔巴噶阿海,巴噶阿海并没有在位多久就死了,济农的称号又被成衮赐给他的儿子萨玛第,称额尔德尼济农。

多尔济不愿意啊,就向达A赖、清国皇帝去申诉,达A赖和哲布尊丹巴支持多尔济,康熙帝支持成衮和萨玛第,这就是喀尔喀右翼的济农之争,一位车臣济农,一位额尔德尼济农,各不相让,各有各的法理。

康熙二十二年【1683】萨玛第薨,儿子朋素克喇布坦承袭额尔德尼济农称号,并于次年贡清。多尔济死后,儿子索诺木伊斯扎布在康熙二十三年【1684】赐号墨尔根济农额尔德尼戴青。康熙二十七年【1688】归附清朝。

康熙三十年【1691】多伦会盟,朋素克喇布坦与索诺木伊斯扎布再次掀起济农之争,朋素克喇布坦说自己归附早,排位不应该在索诺木伊斯扎布之后。

而索诺木伊斯扎布再次请求康熙,以自己是嫡长直系求承袭车臣济农称号,康熙帝一看这俩堂兄弟争得面红耳赤的,大手一挥,诏除济农旧号,重新封爵。

康熙帝到底偏心朋素克喇布坦,封他为多罗郡王,并授右翼左旗札萨克;索诺木伊斯扎布只得了一个一等台吉,并授左翼后旗札萨克【即济农王旗】,后来在康熙三十六年【1697】晋封辅国公并世袭罔替,到底没有拼过朋素克喇布坦系。

康熙五十一年【1712】朋素克喇布坦薨,其子格埒克延丕勒承袭其札萨克多罗郡王的爵位,在雍正十年兼系扎萨克图汗号,袭汗号的同时仍保留多罗郡王爵。

就是这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左右翼纠纷、内讧从始至终的札萨克图汗部,归附清朝最晚的一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