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旬老人“涉黑”被抓?!警方回应他们涉嫌……

18日晚上,江苏邳州一则警方悬赏通报在网上热传,目的是征集三个人的违法犯罪线索。因为其中一对夫妻,分别为91岁和81岁,有人戏称这是“史上最老的犯罪嫌疑人”。

对此,记者联系了邹警官,他说,这三人涉嫌寻衅滋事,违法犯罪和年龄大小没有关系。

当晚,犯罪嫌疑人二儿子陈京理(音)告诉记者,因为家里地被占用修路了,老人家气不过,到派所讨过说法。不知道被网上悬赏征集犯罪线索,父母年纪大了,也不懂。

范沛荣说,她和老伴儿被抓进去两天一夜,可能因为年龄和身体问题,派出所又让他们出来了。

7月19日上午,陈楼镇政府工作人员证实称,陈家三人曾霸占集体房屋。

陈家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表示,陈家三人霸占集体房屋,镇政府曾多次协商清退无果。

7月19日,邳州市公安局发布通报回应称,警方对“村霸”等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依法加强打击整治,涉案三人长期霸占村集体房屋拒不退出,并在警方调查期间辱骂民警,阻挠调查,造成较坏社会影响,涉嫌寻衅滋事。

最高奖励一万元

范沛荣、陈迎先、陈广礼三人(陈广礼系范沛荣、陈迎先夫妻三儿子),近日被邳州市公安局抓获。

警方通报称为全面查清违法犯罪线索,邳州市扫黑办决定即日起向社会各界和广大群众公开收集上述三人的违法犯罪线索。“希望广大群众踊跃检举揭发,公安机关将对举报人身份和举报线索严格保密,依法保护。”

通报说,对举报有价值的犯罪线索,将依据有关规定给予人民币1000元至10000元的奖励。

记者看到,这份通报落款为邳州市公安局扫黑办,时间为7月5日。

年龄最大的91岁

警方发布的犯罪嫌疑人有三人:

年龄最大的是陈迎先,男,汉族,1928年9月20日生,算来已有91岁,照片显示,他的头发已白,面露老态。

女方叫范沛荣,1938年12月8日出生,年龄有81岁。和其丈夫一样,他们的户籍,都是邳州市陈楼镇陈楼村。

记者注意到,他们的儿子陈广礼也有54岁了,1965年3月2日出生,原籍是陈楼村。

犯罪嫌疑人范沛荣(左)、陈迎先(右)。图/受访者提供

警方:老人辱骂民警、阻挠调查

7月18日晚上,记者联系了负责民警邹警官,他说,三人被采取强制措施是因为涉嫌寻衅滋事。

他说,“违法犯罪和年龄大小没有任何的关系,不能说你年龄大了就不能违法犯罪,不能说他年龄大了他违法犯罪了,我们公安机关就不能对他采取措施,这是错误的。”

邹警官进一步强调,他们涉嫌寻衅滋事,和上访没有关系。

那因为什么寻衅滋事?邹警官说,你非要我给你举个例子的话,我可以跟你说一下,比如说他经常到很多的场合胡噘乱骂,以任何理由去骂去吵去闹,引起全村人的公愤了。

家属:“霸占”村部房屋系占地赔偿款不够

7月19日,91岁老翁的另一个儿子陈某称,父母被“扫黑”原因系15年前的陈年旧事。

当时村里占用他家土地,多次索要赔偿款,仅获得25000余元。父母不满意,故搬进村部房屋。此次被列为“村霸”,父母及弟弟被刑拘,直接导火索是20多天前,村工作人员向派出所反应父母破坏了信号塔某个零件,致使信号塔无法工作。

邻居:搬进去时,“霸占”村房无人使用

封面新闻记者在陈楼镇陈楼村了解到,两位老人“霸占”村集体房屋,系多年前土地被占用,所得赔偿不满意,两人方才住进了村集体房屋。

附近村民介绍,该房屋之前出租,后来退租成空房无人使用后,两位老人便搬了进去,被抓后才腾退。

除了“霸占村集体房屋拒不退出”,警方通报还有这样的表述:在公安机关根据举报依法调查期间,(两位老人)多次到派出所对调查民警辱骂、阻挠调查,造成较坏社会影响。

封面新闻记者了解到,19日上午,已获得取保候审的两位老人,一大早又被警方传唤去了派出所。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

儿子:父母到派出所吵过

7月18日晚上,记者联系陈迎先的二儿子陈京理。

他说,因为自己家的一部分地,几年前被占用修了马路,父母不服,多次去镇政府吵过,或有骂过人,不确定。

“再加上,因为有个村部,我父母住进去过,但是,他们认为有损坏公物,派出所就把我爸爸抓进去了。”

陈京理还说,“我妈气不过,也到当地派出所去讨说法,可能说过脏话,结果被抓了。”

当事人:我们被抓进去两天一夜

当晚,范沛荣告诉记者,她和老伴被抓进了两天一夜,并不知道被征集犯罪线索。

她说,自己常年有高血压,身体不太好,可能因为这个,后来被放出来了,回家时,是让他们儿子在派出所签的字。

陈京理也补充说,父亲虚岁93了,耳背,进派出所手有被勒青过,不过,现在已经好了,派出所让在家里候审。

“因为老三陈广礼还在里面,父母老两口也比较担心。因为派出所怀疑是老三指使父母到他们那闹的。”

“九旬涉黑”案,

何以引别样关注?

扫黑除恶,各种新闻都算见识过。有把失独家庭列入“扫黑对象”的;有幼儿园摸排“涉黑涉恶”的;还有结合“扫黑除恶”,打击“拦挡婚车”的。如说入幼儿园摸排,专项整治婚闹,已算“扫黑”之奇,那最新“九旬涉黑案”,又够引一波争议了。“扫黑办悬赏征集九旬夫妻犯罪线索江苏邳州警方:两人常到派出所骂人”(7月18日上游新闻)。下到六龄童,上至九旬翁,都在“扫黑”范围。如此“人无分老幼”,想不引关注都难。理论上讲,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分性别年龄职业等,只要犯法,一视同仁。不过,实际社会危害烈度上讲,相比青壮年“杀伤力”,幼童稚子耄耋翁妪,显然不可同日而语。这是考验司法智慧,立案量刑的弹性自由裁量空间。如民警所言,“不是说岁数大,就不涉嫌犯罪。”不少社会陋习顽疾中,坊间也有对“坏人变老,老人变坏”的无尽指摘。可“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拘”,也让人担心“口袋罪”魅影频现。从“打老师”案,到售假诬告“报假警”,再到“九旬涉黑”,曾消停过一段儿的“寻衅滋事”,已短期频密现身。前两次还是舆情起寻衅至,这次语焉不详的通告,则更让人关注如何“涉黑”,以致需如此大张旗鼓对一家三口,其中俩八九旬老人,进行万元悬赏?“霸占村委会”,“到派出所骂人,阻碍出警”,是官方列出的罪状;为何要骂?陈家表示是因“一部分地被占修路,陈家不服,多次去镇上吵闹”。可见又是常见征地纠纷。到底是陈家狮子大开口,无理搅三分,还是征地工作简单粗暴,也有待反思的地方?总之,不是无端作恶,而是民间常见“上访维权”。维权过激,言辞冒犯,甚至“住过村部”,但也非通常朴素理解的黑恶暴力犯罪吧?历史遗留,征地纠纷,是否有过耐心细致善后?如没有,显然不该警力干预;如果有,需权威公信资料释疑,而非最初宣称“具体案情不便多讲”。否则易让人联想,地方警力是否沦为工具。真正无关老幼,执法必严,应是对频发的孩童高空抛物致死案,对校园低龄重罪等亮剑;真需打击的“黑恶”,是诸如日前“广西宾阳94岁老人涉嫌猥亵儿童,检方已介入”这种为老不尊的严重犯罪。这才是最该警方“不嫌麻烦”,依法而为,执法必严,绝不姑息的吧。

综合:封面新闻、潇湘晨报

商务合作:0451—8469104384652819

对此你怎么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9旬老人“涉黑”被抓?!警方回应他们涉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