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失踪21天后,我在家里废弃面包车里,发现她踪迹

1

张光磊突然惊醒,看着窗外后退的景色,才恍惚回过意识。

他按按额头,想起自己的情况。

今天是妻子失踪的第二十一天。

夜里的温度有点低,张光磊拿过桌上同样盛着冷水的塑料杯,坐在绿皮火车的车厢里,目光微微呆滞,麻木望着窗外一个接着一个倒退的景与人。

火车的速度并不快,所以轨道旁有说有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一对情侣,就那么突兀地撞到张光磊眼中。

“咣”一声,他把杯子砸在面前的桌子上。

对面正在低头玩手机的乘客被这一声吓得差点直接把手机扔了,乘客看了看桌上的微微震动的塑料杯,随即面色不善地瞥了他一眼。

火车继续行驶,那一对情侣被远远甩在身后,张光磊仍然死死盯着窗外,似乎还在死死盯着那对情侣,神色隐约透露着几分阴郁。

现在的小年轻,活得就是比他们这种快五十岁的人痛快自在,自小就吃得饱穿得暖,受到的教育好,资源也多。哪像他们,要学历没学历要能力没能力,出体力整天累死累活不说,还要被什么玩意儿老板骂。

而且,他为了整个家起早贪黑,想让妻子过好日子,没想到妻子居然在暗地里背着他勾搭别的男人。

那天他被老板辞退,心情不佳,没想到回家后,居然亲眼撞到妻子和一个陌生男人在家中。累了一天精疲力尽的他直接失去理智,把妻子毒打了一顿,看着妻子跌跌撞撞哭着跑出去后,他坐在空洞寂静的黑暗里,一根接一根抽了一晚上的烟。

天亮之后,妻子依然没有回来,张光磊心情烦躁,索性自己泡了包泡面凑合吃了,接着去干活,不去想这些糟心事。

晚上回家时,家里空落落的,妻子居然一天没回来。

张光磊又泡了包泡面吃了,没洗澡衣服也没脱,脏兮兮的一身直接摔到床上,扒着被子就睡了过去。

没当回事。

往常他殴打完妻子,妻子也不过回娘家几天,过几天气消了自己就会回来了。

这次也一样,日子还要过下去,这点谁都清楚。

然而,妻子居然连续一个周没回来,他只好自己去老丈人家里找人。

没想到,老丈人竟然说妻子根本没回过娘家,对此事更是一无所知。

妻子失踪了!

张光磊烦躁地抓抓脑袋,把整个人砸到后背靠椅上,迷迷糊糊地就要睡了过去,反正明天才能到家。

他皱皱眉头。

自从妻子失踪,家里衣服破烂堆了一地,沾着泡面油渍的碗也满了一水池子,地上全是灰,连个来收拾的人都没有!

念头刚落,张光磊只觉得耳边响起了一个语调随意的声音,笑道:“原来妻子的作用是这样啊……不过,收拾家务谁不会,何必要一个妻子碍在眼前,你说是不是?”

这谁?!叽叽歪歪烦不烦?!

张光磊烦躁地皱皱眉,捞过衣服,直接盖住脑袋。

2

下了火车后,张光磊直接去了二手车贩卖的市场。

早在妻子失踪前的一个月,因为他工作地点离家近,所以一直搁在家里的二手面包车也用不着,索性卖了。但是如今妻子失踪,张光磊四处打听也打听不到,想出去找人还是自己开车方便,所以还是要把车给再买回来。

这辆二手面包,还是当年他干活有些起色的时候买的。但是张光磊因为脾气冲,也没来得及赚多少钱就被老板辞退了,又恢复了以前贫困潦倒的生活。

张光磊到了二手车贩卖市场的时候,二手车的老板正满脸堆笑乐呵呵地招待客人,余光瞥到张光磊时,老板的脸色突然白了白。

张光磊却没心情理会他脸白什么,把当初卖车的合同拍在桌子上,一脸的不耐烦。

“老板,我半个多月前来的时候,你说按照规定,已经被你买了的车,至少也要在你手中保留四十五天才能转卖给别人。”

他把合同推到老板面前,“四十五天到了,我的车呢?”

老板脸色不太好,“你那辆车,我前几天卖给别人了。”

张光磊眉毛一皱,语气带上怒意,“你当初说会给我留着不卖,说话不算数?”

老板抬着眼小心看了他一眼,又迅速把视线移开,脸色有些惨白,“……如果不是怕上面来查吊销我营业执照,我不得不保留四十五天,我恨不得早就把那辆车卖了。”

张光磊神色不耐,“你什么意思?”

老板瞥了他一眼,下意识地侧脸看了看四周的顾客,见没有人注意他们,才拉过张光磊找了一个墙角,小声对着他开口。

“——你的那辆车里,有人!”

“有人?什么有人?”张光磊一愣,喃喃跟着念叨了一句后,才反应过来这个“人”,并不是指平时说的人,而是不干净的东西。

“什么人不人的!”张光磊瞬间骂了回去,“你瞎说什么?!”

这一句声音倒是不低,四周人的视线齐刷刷望了过来。

张光磊没心思理会,指着老板的鼻子骂骂咧咧:“你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的心思,卖给别人还能提价多赚一笔,你不想按照原价把车卖给老子就明说,扯什么犊子!”

老板顶着众人的视线,脸色自然不好,但是也顾不得那么多,急急忙忙解释:“我没骗你,你车里真的不干净!……那辆车我是按照半价卖出去的,我自己还赔了一笔钱——我这里还有合同,不信拿给你看!”

张光磊没耐心听他解释,一把揪过老板,举着拳头就要捶到他脸上,“管你合同不合同,今天不给老子把车还回来,老子现在宰了你!”

眼看着拳头就要落下,张光磊突然感觉自己的拳头似乎被什么轻飘飘一拦,耳边模模糊糊再次传来那个有些随意的声音,急忙叫停他。

“哎哎哎!别冲动,冲动是办不成事的。——问出车子在哪里就好。”

张光磊脑子一瞬间空濛,片刻后才眼睛渐渐有了焦距,他看着被自己拎着衣领、一脸惊恐表情的二手车老板,皱眉,“你什么表情,我又不想打你。——我要车子有急事,没空闲跟你磨叽,你把车子卖给谁了?”

3

张光磊按照二手车老板给的地址,找到那个买家,买家站到他面前时,张光磊忍不住愣了一愣,随即又面色不善地笑了笑。

真特么孽缘!

这个买家不是别人,就是当天出现在他家里、背着他和他的妻子搞的那个奸夫。

奸夫戴个金属框眼镜,看起来倒是斯斯文文的模样,看到他时,目光躲闪,脸色自然也不见得好。

当天在他回到家时,这个奸夫趁着他在教训妻子,自己一个人悄没声息地跑了,他后来想过妻子既然没回娘家,是不是来找这个奸夫了,但是没有奸夫的联系方式,他也只能干瞪眼。

没想到啊,踏破铁鞋无觅处……

奸夫小心翼翼看了他一眼,又迅速移开,畏手畏脚迟疑了片刻后,终究没忍住开口询问:“你们夫妻……还好吗?”

“不好你再来勾搭上?”张光磊一把揪过他的衣领,这种人早该剁了,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只把妻子打了一顿,让他跑了,“老子还没问你,是不是你把她藏起来了?!”

奸夫一脸蒙,急忙摆手,“什么我把她藏起来……什么意思?”

张光磊冷笑一声,一把将人扔开。

奸夫被他甩得一个踉跄,摔在墙上。

瞧着这个孬样,也不像有胆子敢把他的妻子藏起来,就不知道当时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跑到他家里勾搭人。

张光磊从他手里一把捞过车钥匙,将人一把推开,迅速钻到驾驶位,打火松闸,随即一脚拧上油门扬长而去。

他瞥了眼后视镜,看到奸夫一脸呆滞地站在原地,显然还没回神,张光磊忍不住撮口得意打了个哨。

没想到买家居然是奸夫,也算因祸得福,一分钱没花就把车开回来了。

4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入了夜,张光磊拔下钥匙下车后,忍不住围着车子转了两圈。

这车还真是有点古怪。

一路开着莫名其妙颠得慌,好像车轮搅进去了什么东西,又好像车轮里面本身就有什么东西,在轮子里活动。

脑中不由回想起白天的时候,二手车老板鬼鬼祟祟拉过他,一脸惨白,拉过他与他说过,车里……

张光磊皱了皱眉,甩去脑子里诡异的念头,心想着可能是因为车子太久没开零件腐朽之类的原因,刚要转身离开车库上楼时,眼前车子的轮胎下突然清晰传来“嘶嘶吱吱”的声响。

张光磊心里一凉,下意识迅速抬眼看向四周。

车库的灯又老又旧,明灭昏暗,除了眼前模模糊糊照着的车子,四周黢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四面的黑暗中,也跟着窸窸窣窣传来诡异的声音。

张光磊取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刚刚清晰照亮四周的黑暗,两个黑色的影子已经迅速擦着他的脚边过去。

他呆呆站在原地,直着目光喘息了一会儿,当机的脑子才回过意识。

——是老鼠。

车轮边再次响起“嘶啦”的声音,张光磊壮了壮胆子,蹲下身,缓缓把灯光对准声音发出的地方。

黑色的影子在光线照来的瞬间“嗖”地跑开。

张光磊缓了片刻,才拿着手机,支着有些酸麻的腿站了起来。

——看清楚了,还是老鼠。

他举着手机捶了捶脑袋,讽刺地笑了笑。

说车里不干净,他还真以为车里有东西了,结果几只老鼠就把他吓成这个熊样,真是有出息。

他松了口气刚要转身离开车库时,余光不经意地瞥了一眼车轮,突然有两只米粒一样雪白的东西,突然从车轮上滚到地面。

张光磊下意识地用手电筒,低下身子照了过去。

小小的、惨白的蠕虫在地上翻滚着肚皮,白花花肉滚滚的两只,让人看着就忍不住泛起恶心——虫子。

张光磊皱皱眉,心情烦躁,一脚随意拧死,还在想着车轮里屁都没有这玩意儿怎么也没饿死,也不知道在车轮里吃……

他的思绪突然一顿。

……

脑中突然冒出的猜测让张光磊瞬间手脚冰凉,他站在原地目不转睛盯着车轮几分钟后,才呆滞地把手机缓缓放下。

车库一直也是作为杂物间,锤子钳子一类的工具都放在旁边,他探过手,摸到一边的工具,压制住有些哆嗦的手脚,在深夜诡异的黑暗和寂静里,缓缓把撬胎工具对准轮胎。

轮胎内侧东西映入视线的一瞬间,张光磊手里一空,撬胎工具“咣当”一声掉在地上,声音在夜里刺耳而可怖。

张光磊狼狈坐在地上,双手撑住地面,一动不动呆呆望着面前的轮胎,全身血液凝固。

灯光昏暗幽魅,照得东西也是模糊不清,他撬开轮胎也只是短暂的一瞬,却足够让他看清轮胎内侧贴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妻子失踪21天后,我在家里废弃面包车里,发现她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