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笑话!韩国名企LG中国生意溃败,北京卖楼狂赚60亿

在中国,房子有着非常特殊的功效。

不仅仅是过去二十年买房子的人都赚了大钱,上市公司“卖房保壳”也是多年来轻车驾熟的套路。

现在,卖房又有新的功效出现了。

7月13日,韩国媒体透露,LG电子海外子公司正在筹备出售位于北京市中心的LG双子座大厦,预计出售价格约为88亿元。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该公司手机业务已经连续亏损15个季度。做生意没有赚到钱,反而是靠卖楼大赚一笔。

卖楼这个事情,和“民族企业”包治百病的保健品一样,成为国内生意场上永远不变的赚钱法宝。

前几年,和一些制造业领域券商研究员聊天,他们也常常提到类似的事情。

作为世界工厂,很多国内企业通过全球产业链拿到大量订单,享受了全球化发展的红利。然而,随着市场竞争激烈,以及房地产价格节节攀升,后来很多事情就变味了。

因为拿订单变难了,再加上劳动力成本上升、土地价格飙涨,原先好日子里不断扩充的厂房和生产线,后来就变成了沉重的负担。

好玩的是,这些制造业企业老板打算不干了、处理资产的时候,清理相关的生产线,基本上赚不到几个钱,但土地的溢价往往会给制造业的老板们带来意外的惊喜。

从上市公司的角度看,制造业企业涉足房地产,在国内并不少见。如格力地产、海尔地产、美的地产等。

华为、福耀玻璃的老板,也都吐槽过房地产对于实体经济的挤出效应。

2018年6月,接受媒体采访时,福耀玻璃老板曹德旺提到,当前我们国家对房地产业的投入太多,但是实体企业生存很困难,影响是多方面的。房地产业的过度膨胀导致不断挤压其它产业的生存,其中问题凸显的就是实体企业招工问题。因为大量的人才、人力都往房地产业流入,导致去实体制造业的人力就少了。

任正非同样对高房价不以为然。2018年,华为就把公司大部分人员从深圳龙华迁移到东莞。

从1998年国内告别福利分房、商品房市场高歌猛进以来,地方政府找到了一条收入节节攀升的捷径。

只是经历了20多年来的快速上涨后,以土地财政、房地产为中心的财富分配效应,已经深刻影响到了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

正如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所说的,目前国内采用多种政策手段对房地产进行调控,具体包括:扫黑除恶、切断影子银行通道、ABS停摆、海外债收紧和地方AMC严控等。

前几年的“住房不炒”政策基调出来后,各地房价暴涨的后果,就是政策层面上进一步的紧缩,无论是限购限贷还是房地产行业融资方面。

一则对银行员工放贷给房地产企业的严厉处罚,可见当前政策的严厉程度。

近日,中国银保监会阿拉善监管分局发布两条行政处罚决定书的送达公告。曾在中国银行巴彦浩特分行工作的黄辉和司俊文,对为“四证”不全企业发放房地产开发贷款负有直接责任,被禁止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公告显示,黄辉在中国银行赤峰分行工作期间,还要对违法发放2笔贷款负有直接责任。

从这则处罚所透露出来的信息来看,有点“杀鸡儆猴”的味道。银行员工,尤其是身处二三线以下小城市从事放贷业务的工作人员,在给房地产企业放贷的时候,都需要悠着点了。

然而,“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难”。土地财政的毒瘾早已是积重难返,即便社会舆论都意识到这种情况不可持续了,但真的有办法控制房价、改变市场的预期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不是笑话!韩国名企LG中国生意溃败,北京卖楼狂赚6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