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育有7个孩子的家庭主妇,是如何做上欧盟首位女主席的?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陈思众

7月16日,欧盟委员会迎来了史上首位女性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vonderLeyen)。她将接替现任主席容克,在未来5年执掌欧委会。

在当天的无记名投票中,冯德莱恩以9票的微弱优势将将过线——候选提名人当选的门槛为374票,投票结果显示,她获得383张支持票,327张反对票,和22张弃权票。

德国前防长冯德莱恩当选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图:东方ic

与大多数人对政坛“铁娘子”的想象不同,冯德莱恩面对镜头总是一脸笑容,她有一头蓬松的金发,连说话都是轻声细语的。

但从政仅十余年,就能从地方议员一路升至欧盟主席,还坐拥德法两座靠山,她的制胜砝码绝非温柔——这位60岁的女政客拥有一系列不太好听的称谓:“审查狂”、“独狼”......

对批评者来说,她在部分政策的判断上过于独断;而支持者们则看中她热情坚韧的品质。

少女时代,埋下自由的种子

1958年,布鲁塞尔世界博览会正如火如荼地展开。年初,比利时与法国、意大利、卢森堡、荷兰及当时的联邦德国建立了欧洲经济共同体。那一年,在这个此后被称为“欧洲心脏”的地方,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出生了。

1958年,布鲁塞尔举办世博会/图:CharlesRoberts

冯德莱恩出身政治世家,父亲恩斯特·阿尔布雷希特是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CDU,简称“基民盟”)的元老级领袖。该党派自二战后开始发展组织,从2005年至今都是德国的主要执政党。可以说,当时的阿尔布雷希特是最早的“欧盟公务员”。

阿尔布雷希特夫妇曾育有8个子女,由于唯一的姐妹早夭,冯德莱恩成了家中的独女,深得父亲宠爱。在家里,她被亲切地叫做“小玫瑰”。

年轻时的冯德莱恩在竞选中为父亲投票/图:DPA

1970年代,恐怖组织“红军旅”席卷德国/图:AP

13岁时,冯德莱恩一家从比利时移居到当时的联邦德国,彼时,对政府感到失望的左翼青年力量悄然崛起。他们中,格外愤怒的那部分人组成了一支令当时百姓闻风丧胆的恐怖主义队伍:红军旅。

1970年代末,时任欧委会竞争总署署长和下萨克森州州长的父亲接到消息,对方称,他可能是红军旅的目标之一。

打着“建造没有剥削阶级”的旗号,红军旅常常针对政界和金融界的高层人物发起攻击,通过纵火、爆炸、绑架、暗杀来实现理想。对方建议阿尔布雷希特,最好将女儿转学至别处。

24岁的冯德莱恩与父亲/图:AlamyStockPhoto

为了安全起见,当时正在德国哥廷根大学经济专业就读的冯德莱恩化名为“萝丝·拉德森”,逃至英国,进入伦敦政经学院继续了一年的学业。

和德国单调乏味的节奏不同,1978年的伦敦新鲜、包容、富有热情。冯德莱恩意识到,不同文化之间竟是可以完美共存的。

时隔多年,她在接受采访时再次回忆起那段短暂时光,一切仍历历在目:“于我而言,伦敦是新式生活的缩影:享受自由、享受人生、尝试一切。这使我的内在得到解放,我将这种品质保存至今。”

1978年的伦敦街头/图:CharlesPetit

那一年,这位爱上重金属朋克音乐的少女,心中埋下了不平凡的种子。

是政坛新星,也是7个孩子的母亲

1990年,柏林墙倒塌。两德统一,东西柏林迅速连接在一起。也是在这一年,冯德莱恩加入了基民盟。

1982年,冯德莱恩与家人在一起/图:德国《图片报》

但她并未立即展开政治生涯,而是在攻读完医学博士的学位后,选择进入妇科诊所工作。随后,她与丈夫一同前往美国,并在那里度过了几年家庭时光。

直到43岁,她的身影才正式在汉诺威的政坛活跃起来。这个位于德国北部莱纳河畔的城市,是下萨克森州的首府,其工业、经济和文化在德国都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2003年,冯德莱恩在下萨克森州的州议会中当选议员一职,在社会事务、妇女、家庭和卫生等领域辅佐当时的州长。也是从那时起,她与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成为了密友。

冯德莱恩(左)与默克尔/图:AFP

备战总理竞选前夕,默克尔将冯德莱恩纳入麾下,作为内阁成员出谋划策。冯德莱恩在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负责家庭部门的组建。2005年,默克尔出任德国第一位女性总理后,冯德莱恩也顺理成章出任联邦家庭及青年部部长。

彼时,她已是7个年幼孩子的母亲。

2003年,45岁的冯德莱恩和孩子一起烤饼干/图:AFP

冯德莱恩的特别之处在于,她并不符合传统意义上人们心目中的女强人形象。

据她的传记作者丹尼尔·格法特的说法,基民盟常常在夏日到来时,在下萨克森州的乡间举行宴会,实则是权贵之间交际的场合,但冯德莱恩大部分时间都选择在家中与孩子们共度周末。

也许是因为这份情感,冯德莱恩此前担任的职务大多与家庭事务和妇女权益有关。

例如,她曾推动德国颁布法条,增加日托所数量,保证每一个超过12个月大的孩子都可以受日托所照看;此外,新生儿爸爸能够享受至少两个月的带薪假期。此举显然是为了保证已婚妈妈在家庭中也能享有自由。

她还不惜阻挠总理默克尔的决策,使德国差一点就通过法案:规定所有企业董事会的女性比例不得低于30%。

由于在性少数群体等议题中秉持着开放的态度,冯德莱恩拥有了一众左派拥趸者。自然,她也成了不少传统派党员的眼中钉。

但冯德莱恩的代名词,绝不仅仅是“女权”而已。2013年,冯德莱恩被推选为国防部长,也是德国历史上首位出任此职的女性。

冯德莱恩出访驻阿富汗德军/图:SpiegelOnline

这条新闻一经发布,便在社交网络上引起热议,冯德莱恩身着迷彩服持枪的形象走红网络。德国《图片报》的一项调查显示,有76%的受访者十分看好这位走马上任的“女国防部长”。甚至有媒体预测,她将成为下一个默克尔。

不过,国防部长的这把交椅,从来都不好坐。

焦头烂额的国防部长

不少舆论认为,冯德莱恩此次当选欧盟主席,是她摆脱国防部长一职的绝好时机。过去6年里,冯德莱恩遭获政治生涯里最多的骂声。

早在2013年,英国《金融时报》就曾断言:“冯德莱恩任职国防部长是一次冒险,这将成为她政治声誉的墓地。”

冯德莱恩曾因德国联邦国防军疏于管理而饱受诟病/图:GettyImages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彼时,冯德莱恩面对的是国防部的25.5万名员工、高达330亿欧元的财年预算,和一支驻扎在阿富汗的德国军队。

新官上任三把火。上任之初,冯德莱恩的目标是将德国军队培养为本国最有吸引力的雇主之一。

此前曾有民调表示,64%的德国军人不向朋友推荐军队职位,她便将重心放在了军人的职业规划和家庭问题上。她提出,将建立一个长效体系,以解决军人的育儿和赡养问题。

但国防部自身面临的外忧内患过于严重:

在推进改革之后,军队缺乏人员,物资也不够,可谓捉襟见肘。一直到2018年末,德国68架老虎战斗直升机中,只有不到20%有能力升空,因为这样,又有不少空军选择退伍。

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也不断向德国方面施压,敦促其尽快完成北约任务,在国防上加强投入。

而冯德莱恩选择将价值上亿欧元的军工合同转给两家外部顾问公司——麦肯锡和埃森哲。但在支付了高额的咨询顾问费用之后,德国军队装备老化、军备松懈的问题仍然没有改善。

图:ChristophSoeder/dpa

国会甚至成立了特别小组,调查这两家公司是否与冯德莱恩进行了私下交易,反对党曾有官员表示,如果冯德莱恩不能尽快收拾这个烂摊子的话,那么很有必要质疑“国防部是否交到了对的人手中”。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冯德莱恩的履历也遭到外界不断质疑。2015年,有德媒曝光并指控其医学博士论文涉嫌剽窃。事后,该大学委员会承认冯德莱恩在引用方面有所疏忽,但他们同时指出,这种错误并非有意,也不影响她的核心论点。

图:东方ic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欧委会竞选的波折之中,冯德莱恩作为法德妥协的一枚棋子被推举出列。

比这更令人意外的,是她以微弱优势最终当选的消息。

等待着冯德莱恩的,似乎是一个日益分裂的欧盟和不甚明朗的前景,但据战略关系研究专家分析,事情并不像大家想象得那么糟糕。美国杂志《外交政策》称,“尽管冯德莱恩不甚完美,但比其他人选都要强。”

当选欧委会主席后,她给出了多项承诺:包括保证难民在人道主义通道获得庇护的权利;实现欧盟专员级别职位上男女人数的平等;此外,她立志在2050年之前,将欧洲建设为世界上首个实现碳平衡的地区。

这个在伦敦种下自由梦的女性,能否实现理想中的欧洲一体化,只能等待时间交出答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一个育有7个孩子的家庭主妇,是如何做上欧盟首位女主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