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用姐姐身份她结了四次婚 警察上门前夫才知娶的是妹妹

来源:成都商报

要不是民警上门调查“朱某菊”的身份信息,四川德阳什邡市马祖镇的罗强至今还以为与他朝夕相处、同床共枕的妻子就是“朱某菊”。殊不知,妻子的真实姓名是朱某萍,系朱某菊的妹妹。

近期,什邡警方在人像清理核查工作中,发现这名女子冒用其亲姐姐的身份信息先后与4人结婚登记。

疑惑两姐妹身份证照高度相似

今年上半年,全省公安机关全面开展人像清理核查工作。

5月,什邡市公安局洛水派出所、南泉派出所在人像比对清理核查过程中,发现1973年9月出生的朱某萍的身份证人像与1971年4月出生的朱某菊的身份证人像信息相似。

为此,洛水派出所户籍民警找到朱某菊核实,对方称她就是朱某菊,在南泉的朱某萍是她的妹妹。后来,在汇总信息时,南泉派出所核实的信息也称,居住在南泉镇的是妹妹朱某萍。

按理说,即便是亲姐妹,年龄有差别,相貌也会有差别。在审查过程中,通过对朱某菊和朱某萍的身份证照片进行反复比对,民警坚信朱某菊和朱某萍的身份肯定有问题。

“当放大人像信息后,两人的配饰、肉赘高度相似。”洛水派出所户籍民警谭兵说,从照片上看,朱某菊、朱某萍的肤色、脸型有一定差异。但将二人照片拉大后,发现两人颈部隐藏的一段项链雷同,样式、花色无差别。更奇怪的是,两人颈部的肉赘、痔都是在同一个位置。

后来,省公安厅反馈的信息证实了朱某萍、朱某菊疑似同一人。“按照人像对比标准,发现两个人像信息相似度达到98%。”谭兵说。

蹊跷难道其中一人不在了?

随后洛水派出所对朱某萍和朱某菊的身份问题展开了深入调查。

由于照片高度相似,民警再次找到村、组调查,得到的信息证实朱家确实有朱某萍、朱某菊两姐妹。在查阅10多年前的老照片,发现朱某菊的变化较大。

谭兵再次找到朱某菊了解情况。6月4日,在一间茶馆里,谭兵希望朱某菊提供朱某萍的照片,毕竟现在微信沟通极其方便,或者提供朱某萍的电话。但是朱某菊坚称她就是朱某菊,对于妹妹朱某萍也不愿意多说。在谭兵的一再坚持下,实在无法回避问题的朱某菊提供了一个电话号码,但谭兵打电话过去,接电话的是一名山东口音的女子。

见民警一直追问,朱某菊又承认说“我是妹妹,朱某萍”,但自始至终都无法提供照片。

由于两姐妹的人像信息高度相似,警方不由得怀疑是否发生过命案。这让民警高度紧张起来,“要么是妹妹不见了,要么是姐姐不见了,这就是个大案子。”谭兵说。

次日,朱某菊突然与现在的丈夫罗强离婚。这更加坚定民警的对朱某菊身份的怀疑。

假冒妹妹冒用身份结了4次婚

民警随后找到朱某菊的前夫罗强,罗强证实:现在洛水镇某村的朱某菊是南泉镇某村朱某萍假冒的,前妻还有个姐姐。

6月13日,民警对朱某萍进行了询问,在法律的威严下,朱某萍承认冒用了姐姐朱某菊的身份信息。原本天衣无缝的“分身”计划最终还是没有逃过“老户籍”的火眼金睛。

据朱某萍交代,因为家庭原因,父母早早将自己介绍给原云西镇(现师古镇)男子王雄。当年不够婚龄,在家人的指使下,冒用离家外出打工多年未归的亲生姐姐朱某菊的身份信息与王雄结婚,并生育一子,同时将朱某菊的户籍迁至云西镇,之后便以“朱某菊”的身份生活的违法事实。

朱某萍

第一任丈夫王雄因车祸去世后,朱某萍经人介绍又嫁给中江一男子,依然使用朱某菊的身份信息。与第二任丈夫离婚后,2015年冒用朱某菊的身份信息与洛水镇某村周涛结婚,并将朱某菊的户口从师古镇迁移至洛水镇,而周涛直到去世也不知道妻子的真实身份。2018年5月14日,朱某萍再次冒用姐姐朱某菊的身份信息与马祖镇居民罗强结婚,直至6月4日才主动向罗强承认了自己冒用姐姐身份信息的违法行为。

谭兵说,当年办第二代身份证时,朱某萍在洛水镇以“朱某菊”的名义办了张身份证,同时又以自己“朱某萍”的名义在南泉镇办了张第二代身份证。朱某萍冒用朱某菊的身份信息与他人办理了4次结婚登记并生育一子,同时冒用朱某菊的身份信息办理居民身份证,并先后两次冒充朱某菊将户籍进行迁移。

识破女子被予以行政处罚

乡里乡亲喊了多年的“朱某菊”原来是妹妹朱某萍,让师古、洛水不少熟悉“朱某菊”的人惊讶。因为这事,朱某萍和罗强离了婚,在当地引起不少议论。

朱某菊

6月15日,民警远赴千里之外的山东省找寻朱某菊的“真身”。经了解,因为家庭原因,朱某菊大概在10多岁时便到外地务工,不久便与什邡的家人失去了联系,后在当地办了身份证,并结婚生子。

经朱某菊证实,朱某萍是她的亲妹妹。去年母亲生病,两姐妹前往探望后,在购买火车票时,她就发现了妹妹使用了她的名字,由于是两姐妹,也就没有追究。

因为怕给姐姐朱某菊造成影响,明知婚姻不合法的朱某萍主动与罗强离婚。

据悉,违法嫌疑人朱某萍因涉嫌冒用他人身份信息将被公安机关依法予以行政处罚。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冒用姐姐身份她结了四次婚 警察上门前夫才知娶的是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