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高颜值女足走红,上场前先化妆,“约球”收费引争议,队长说……

最近,四川业余足球圈里,一支女足走红网络:由于队中女球员们颜值较高且球技出众,引来大量男足队伍争相排队约战。甚至还有不少外地男粉丝,专程坐飞机到成都,只为与她们踢上一场比赛。

这支球队名叫小沐兰足球俱乐部,队长是一名叫刘瑶的美女,今年24岁,创办小沐兰足球俱乐部时,刘瑶仅有19岁。

小沐兰有两个特点,其中之一是“化妆”。刘瑶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女生爱美啊,就像男生他注重新球鞋和发型的道理一样,我们也想美美地踢球。”因此,每次队员们都化淡妆上场比赛。

小沐兰的另一个特点是,约一场球对方需要承担场地费和路费。然而,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有人使用虚假的暴露图片以及侮辱性词汇在网络传播,把小沐兰和刘瑶推向了风口浪尖。

//

队长球龄11年

重新接触足球是意外

//

为何约球要收费?这还要从球队成立之初说起。

刘瑶今年仅24岁,但她的球龄却有11年。13岁那年,刘瑶参加四川内江资中县运动会跳远项目,获得了全县第三的成绩,同时也因为敏捷性和爆发力,被资中女足教练招入队中。刘瑶此前从未接触过足球,但凭借出众的身体素质和速度优势,逐步从替补跻身主力。

2010年,是刘瑶的高光时刻。那一年的资中女足,在四川省运动会女足(95-96级)项目上,以未失一球的傲人战绩,打破历史纪录夺得冠军。而刘瑶作为左边锋主力踢满所有比赛,并打进两球。那场比赛结束后,刘瑶进入了四川省女足队,来到了成都。那时的她以进入国家队为目标。但因为一些场外因素,她被迫离开了省队,告别了足球。

后来,完成高中学业后的刘瑶开过茶馆、卖过红酒。而她重新接触足球,是一次意外。

刘瑶说道:“球队是我19岁时刚到成都时成立的。有一天,我到成都理工大学找同学,路过球场时,看到一群男生正在踢球,刚好我穿着一双运动鞋,就加入到比赛中。因为我毕竟是专业出身,那些男生都比较欣赏我的球技吧,赛后有不少人约我以后一起踢球。”

从此以后,刘瑶开始和男生一起“踢野球”,并有了组建一支女足业余队的想法。“那时我有很多队友在成都,她们也曾经是省队的球员,后来没踢球了,但有个球队,方便大家‘脚痒’时就约在一起。”

//

40多名球员

不少是从省队退下来的

//

2015年11月,刘瑶的小沐兰女足队伍正式成立,队员们平日的身份有家庭主妇、职场白领、高校学生,平均年龄不到30岁。“我们就是要证明巾帼不让须眉。踢球,女生不比男生差。”刘瑶说,经过4年发展,小沐兰已经有40多名女足球员。这些队员中,不少都是从省队退下来的队友,同时也多才多艺。

有意思的是,组队近4年时间,小沐兰的对手都是男足。因为基本功扎实,配合熟练,不少男足队伍都踢不过她们,在成都足球圈,小沐兰女足开始小有名气,找她们约战的男子球队也越来越多。

“一般企业队伍,我们都能应付,但是遇到比较专业的业余队伍,还是很难对抗。”刘瑶说。每次和男生踢球时,为了尊重对手,刘瑶都要求女队员们化上淡妆,充分热身,并制定战术等。

在比赛中,虽然力量和速度都不如男生,但姑娘们都憋着一股狠劲,拼抢积极凶悍。对于一些不尊重女足队员的男生,她们还会联合起来“还以颜色”。

刘瑶说,“球场上难免会遇到一些学过几年球,想在我们面前炫耀的人,甚至会对我们用一些羞辱性的过人动作。”对于这种对手,刘瑶和队友们都会用更加凶狠的拼抢动作“以牙还牙”。但她表示,那种情况是少数,绝大部分对手都保有绅士风度。

//

“约球收费”是想让球队走得更远

//

对于目前争议较大的“约球”收费,其实从球队成立之初就开始了。刘瑶说:“因为我觉得大家聚在一起不容易,因为大家都是刚参加工作,很多人还向家里要钱,有的甚至没工作,只是在外面兼职,就想了个办法,对手如果能把场地费和车费报销了,那么球队会继续坚持下去,走得更远。”

近期,网上流传着一张刘瑶和球友的聊天记录。记录中表示,比赛中对方承担场地费。此外,在成都市三环内踢,还需要支付5人共1500元,8人共2000元的费用。

对此,刘瑶表示是真实的。“有人质疑这个价格太高,其实我们更偏向于公司化,有专门经费出来踢球的球队。我们其实没有想用踢球来赚钱,而且2000元这个价格是6月底才涨的,我们并没有出去踢一场。之前我们是8人1000元。”

至于为何要涨价,刘瑶表示是因为约球的太多太多了。“我之前每天会收到10多20条约球信息。因为我们队员现在做的事情越来越多,有的人毕业回了老家,有的人在外地工作,因此踢球的人越来越少了,我就选择把价格提高,相当于淘汰一些人群。”

而还有一个原因是,“之前赞助商赞助了我们经费和装备,目前我们和赞助商的合同结束了。”

刘瑶也知道,这个价格对很多人来说不理解。“他们的想法是,大家都是纯粹热爱足球的,凭什么女生不用给钱?其实换个角度想,我们不是找我们踢就踢,我们要看对手的情况,是不是正规企业,避免那些手脚不知轻重的人。不是说只要给钱约球,我们就同意。”

//

收费受非议

队长走上“网红”路

//

随着球队走红,“约球”收费也让小沐兰受到了非议。随着以上微信聊天记录一起在网上流传的,还有一张女性半裸照,网络上同时也出现了对小沐兰的侮辱性文章。

刘瑶说,刚开始并没有人说那些不堪入耳的话,但后来有人说,约小沐兰踢场球还要给钱,不如拿钱去夜总会玩。“刚开始听到这样说并不在乎。但后来越传越严重,有人说我们靠约球挣钱。”

她解释,球队一周踢一场球,如果踢8人比赛,每次需要12、13个人到场,分下来一人100多元,踢完还要聚餐。“现在,很多队伍为了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都是给队员一个人500到2000元不等的费用,我们女孩子集体报销怎么就被大家说得乌烟瘴气了?”

一名和小沐兰约过球的球员向红星新闻记者透露,网上的那些侮辱性文章确实为造谣。“虽然和小沐兰踢球要收费,但也仅此而已。”

如今,刘瑶在平时踢“野球”之余,也将发展重心放在了个人事业上。目前,她签了一家经纪公司,正式走上了“网红”道路。她主要的工作,就是在短视频平台上发布个人秀球技的视频,参加足球商业活动,与一些国内外足球名宿踢表演赛等。而她表示“收入还不错。”

她透露,有一次前英格兰球星欧文来成都参加活动,与自己踢了一场友谊赛。赛后,欧文夸赞她“踢得还可以”。

对于网络上的谣言,小沐兰报了警,也请了律师。“现在支持我们的人很多,大家都让我们不要去管这些谣言,始终会有人说闲话,我们也管不了这么多,只要自己做喜爱的事就可以了。”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欧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成都高颜值女足走红,上场前先化妆,“约球”收费引争议,队长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