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贸易战,乐天又中枪,市值蒸发一万亿

文/周郎

日韩贸易战“战火”越烧越旺盛,前几天(7月13日)日本产经新闻原首尔支局局长黑田胜弘还专门写了一篇讽刺专题报道,指责韩国人不懂感恩,因为韩国经济都是靠日本。一下子把韩国人民彻底惹火了,抵制日货的斗争越来越盛大。

抵制日货浪潮越来越高

本月初韩国抵制日货的风波刚刚掀起,原本还有日企高管乐观估计韩国“抵制日货”的行为不会越演越猛,没想到短短两周就已经形成举国之势。目前已有3600个中小型商店、23000多家超市开始下架100多种日本商品,日本啤酒销量在最近2周下降了20%;韩国品牌MONAMI圆珠笔股票上涨了10.78%;光州地区市场所有商铺下架了日本进口香烟······

(图截:YTNNEWS)

韩国人又打出新的爱国口号“让我们用原生(韩国国产)”,来拒绝日货,并且将其看成帮助政府谈判的有力行为。

(图源:joinsnews)

甚至有人挖出韩国可口可乐公司“抵制日货”是在作弊,对外宣称现在韩国的可口可乐是从格鲁吉亚进货,但实际上这家公司是日本持股的。

乐天再度中枪

而随着韩国人民抵制日货的活动分类,越分越细,历史越挖越深,有家知名企业又再度中枪,那就是乐天。据人民日报海外网报道,“抵制日货”运动兴起两周以来,乐天集团的市值蒸发了1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8.3亿元)。

不过为什么韩国人抵制日货会牵连自家乐天,难道他们也“乐天(lotte)”、“乐天(Rakuten)”傻傻分不清楚?

(马克制图)

这一次韩国人可真没冤枉“乐天”了。

正是因为韩国这次抵制日货的浪潮越掀越猛,一些日韩合资和日牌韩股的公司以及与日本有关系的企业也被拉下水,乐天就是在这个领域内,由于乐天集团是韩国五大集团之一,排在三星、现代、LG和SK之后,所以自然成了大家重点“监督打击”的目标。

(图源:businesspost)

韩国乐天(lotte)和日本乐天(Rakuten)确实没关系,但乐天的创始人包括其整个家族都和日本有着很深的渊源。

韩国大邱乐天商场

(图源IanSewell)

1948年,从韩国到日本留学多年的辛格浩在日本创立了食品公司LotteCO.,LTD.,靠生产口香糖在日本打响。之后,辛格浩又相继在日本建立了玛丽巧克力(1950)、乐天商事(1959年)、青森商事(1967年)等公司,乐天的事业在日本逐渐壮大起来。

辛格浩

(图源:路透社)

而辛格浩也因为与第二任妻子日本人重光初子结婚,有了自己的日文名字“重光武雄”,自己的两个儿子也均在日本出生。大儿子叫重光宏之,韩文名为:辛东主;小儿子叫重光昭夫,韩文名:辛东彬。

辛东彬

(图源:维基百科)

1965年韩国和日本邦交实现了正常化,辛格浩趁着这个机会把乐天带回了韩国,并且成功扎下了根,越做越大,最后成为韩国知名财团。1997年末亚洲金融危机期间,辛格浩还成功引进5亿美元救市。

目前,乐天集团在食品、零售、百货、金融、建筑、观光娱乐、酒店、贸易、石化和体育等行业拥有几十家子公司,主要的子公司有乐天购物(百货、超市)、乐天酒店、乐天化学等。

韩国首尔的乐天世界

(图源:维基共享)

乐天进驻韩国后,逐渐有了起色,辛格浩就将乐天分成了日本和韩国两个板块,由长子负责乐天日本的公司,次子负责乐天在韩国的市场开辟。

只不过没想到乐天落地韩国非常成功,市场效益渐超过日本,后来就上演了家族权利和财产争夺的豪门斗争戏码,次子辛东彬成功坐稳韩国市场的龙头交椅。

为了进一步巩固权利,辛东彬一直对外强调乐天是韩国企业,只有控股公司日本乐天控股是日本企业。可数据不会骗人,乐天集团背后的权利核心却是日本的乐天控股。

乐天酒店是韩国乐天集团的实际控股公司,而日本乐天各公司掌握了乐天酒店90%以上股权。

(图源:AsahiBeer)

有了这样最原始的数据和乐天创始人日籍的身份,况且乐天手里还攥着7-11在韩国市场70%的股份,罗森便利店韩国的经营权也在乐天那,同时优衣库和无印良品在韩国的市场股份,乐天都占有不小的份额,连韩国之前最爱的外国啤酒朝日啤酒(日本)也是日本和乐天合资的,乐天自然逃不了这次抵制日货的风波。

乐天现状究竟如何

萨德事件已经过去两年了,2017年和2018年,乐天百货在中国接连亏损4.1亿和6.2亿元人民币,最终不得已只能退出中国,不仅如此其免税店销售额同比减少25%,而据之前的数据看,乐天免税店的销售额基本保持在每年20%的增长率。直到今年3月韩国各大网红旅游地依旧少有中国旅行团的身影。

彻底失去中国市场的乐天,也同样因为萨德事件在韩国国内积攒了民愤,与此同时陷入贿赂门等事件,2018年2月13日,辛东彬再因向朴槿惠行贿被判2年6个月监禁,辛东彬还不得以辞去乐天控股公司联合首席执行官的职务。

旧伤还未愈合,大管家还在服刑,国内反对声音又起,看来乐天是又要过一大劫了。

韩国接下来怎么办

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1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近七成韩国人有意参与抵制日货行动韩国盖洛普公司12日发布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近八成韩国人对日本没有好感,有好感者仅占一成多,创28年来新低。

(图源:韩联社)

韩日两国于12日在东京就日本出口管制问题举办首次磋商,最终以不欢而散收场。日本确认将韩国排除在“白色国家”(可简化出口程序的友邦名单),这一行为基本为日美韩三方会谈的可能画上句号。

韩国国内的抵制行动也并没有让日本怂下来,7月13日日本外务省干部进一步威胁道,若韩国不同意设立强制征用受害者判决仲裁委员会,对韩制裁将升级,会以违反国际法为由,采取‘对抗措施’”。

(图源:韩联社)

7月23-24日世贸组织(WTO)总理事会会议将会在瑞士日内瓦举行,世贸组织总理事会应韩方要求将日本限贸措施纳入正式议题,届时日韩双方贸易协商团队会再一次同场battle。所以今天下午文在寅紧急在青瓦台会见朝野五党领袖,就应对日本限贸措施的方案进行探讨。这将是文在寅时隔1年4个月再度邀请朝野各党领袖访问青瓦台,也是首次与最大在野党自由韩国党党首黄教安碰头讨论国政课题。

韩国已经举国之力应对贸易战了,接下来世贸组织总理事会会议上的日韩谈判想必会是刀光剑影的大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日韩贸易战,乐天又中枪,市值蒸发一万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