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博物院院长自曝专家不会鉴宝,什么人才能领路艺术品收藏?

文|张玉昌

图|网络

虽然说乱世黄金盛世古董,但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像今天一样,把古董和黄金迷乱成眼下这种程度。很多人看过了《盗墓笔记》《鬼吹灯》《古董局中局》《黄金瞳》甚至《国家宝藏》,就以为掌握了捡漏的宇宙真理,这一定是错的。问题是,如何才能少犯错?

北宋汝窑天青釉2017年香港苏富比秋拍成交价2.6亿港元

我曾见过一个企业家,喜欢古瓷,入门时拜了一个专玩瓷片的藏家为师,如今十几年过去了,投入不少资金,买了几屋子瓷片,谈起各窑口瓷片头头是道,能称得起“片王”。

而面对完整古瓷,却一件都认不出真假,一直停留在学习古瓷的最初级阶段,十几年都没能跨越。

这就是没有拜对老师的结果。

自古以来,收藏就是文人雅士和上流社会的喜好。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艺术品快速市场化,收藏情势已完全改观,据不完全统计,国内收藏大军己达6千万之众。

收藏已不再是文化人独享的事业,而成为富人收藏、消费乃至投资的对象。

收藏不仅是个人一种品位和审美趣味的表现,同时也是一种对文化的尊重和家族身份的象征。所以,收藏不仅源于喜好,又与收藏者的修养和品行紧密相连。

收藏还是一门精深的学问,必须具备综合性的文化素质,首先要熟悉历史文化,看书学习从理论上打下基础,再经过老师指导带领,进入实战。所以,爱好者必须经过两个阶段:理论学习和老师指导。

艺术品门类众多,爱好者不可能面面俱到,什么都学,可根据个人兴趣、经济实力,收藏目的、当前市场状况四个条件,在老师的指导下,选择一个专业进行学习。

专业确定后,一定要从正规出版社购买相关专业权威书籍进行理论学习,不可乱买杂书,防止误人子弟,走入岐途。

知道学什么之后,最关键的还是要寻一位良师。

北宋定窑白釉划莲塘浮鸭纹葵口盌2014年5月28日香港佳士得成交价港币2812万

想搞收藏,拜师非常重要,而能拜得一位良师更是能让您有如神助。

那什么样的老师才称得上是良师呢?

从艺术品市场上讲,通常把老师分为两类:专家和行家。

专家一般指在文博机构等体制内工作的人员,而行家是指在市场上经过多年实战的收藏家和经营者。

1994年夏在北京古玩市场上,“假北魏陶俑”被几大博物馆列为“抢救性收购”的“北魏珍贵文物”事件。

究其原因,是北京文博专家因受地域因素影响,只精通对元、明、清瓷器的研究,而对出土河南的高古陶瓷了解不足,不知道当地仿古业生产状况,更没有见过高仿品实物,所以导致鉴定错误,给国家造成较大经济损失。

·北京潘家园

这一事件,在文博系统影响很大,同时,也极大伤害了京城喜欢高古陶瓷收藏家的热情。造成京城文博专家和众多收藏家至今都对高古陶瓷望而生畏,敬而远之。

放眼北京,满目青花,大小藏家,沉醉明清,而不知唐宋,真是令人遗憾。“藏瓷无宋,难称大家”。

2011年“金缕玉衣”鉴定事件则更为令人费解,5位文博系统著名专家到现场,围着“金缕玉衣”玻璃展柜转了一圈,在没有上手辨真假的情况下,就为其开出真品鉴定书并估价24亿元。其结果直接给银行造成6.6亿的重大损失。

·2011年“金缕玉衣”鉴定事件

2011年“汉代玉凳”事件则更为荒唐,几位专家违背“汉代都是席地而坐”最基本考古常识,硬着手在鉴定书上签字认可,把一件现代仿制的清式玉椅,由北京一家拍卖公司按“汉代玉凳”拍出2.2亿元天价,演绎了一出艺术品市场闹剧,造成极坏影响。

·造假的“汉代玉凳”

文博界老一代的鉴定专家多出自民国时期,是在市场中锻炼出来的,解放后才进入文博单位,所以现在的博物馆陈列,特别是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各个门类的物品都是标准件。

因为它们是被鉴定领域里公认的权威专家所鉴定的,而非当今的理论型专家。

以瓷器为例,新中国成立初期故宫博物院用的是著名瓷器鉴定家孙瀛洲和他的得意弟子耿宝昌,而师徒俩个皆是从琉璃厂古玩店出来的,实战经验极其丰富。

·中国陶瓷界泰斗耿宝昌先生

建国之后文物市场没有了,因鉴定专家只能在文物市场里培养,没有市场就没有课堂。

而国家文物局的鉴定培训班,‘文革’前举办过一期,‘文革’开始时夭折了,人才培养出现断层。文革后才又开始办文物鉴定学习班,请老一辈专家到学习班讲课,从那时开始,鉴定技术和知识才由老一代传下来。

1992年后国内有了拍卖市场,鉴定人员开始在市场上学习,亲身参与买卖,跌爬滚打,练出来一些社会上的实战型鉴定专家,虽然没有出现像民国时期那种权威人物,还是有很多中青年人的鉴定水平得到很大提高。

客观讲,在文博系统真正懂鉴定的只是少数人,他们还不会轻易露面,更不会到处站台走穴。

而绝大多数文博系统人员,是以理论研究为主,并没有实际鉴定真假的能力。

当今社会现状,一些在艺术品市场具有话语权的,即经常在电视台、报纸刊物上发表言论的少数“专家”,丧失职业道德,说真话的少,说假话的多。

为了某些利益集团或个人的私利,误导民众,重复谎言,制造真理,自称万能,无所不懂,己成骗子“砖家”。民众因相信媒体播出的节目、迷信专家,而深受其害。电视台所有鉴宝类节目,只是娱乐,而非学术,千万别当真。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先生曾公开坦言:鉴宝不是故宫专家的特长。

·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先生

为此,单院长说了两点理由:

首先,博物馆门类分得很细,某个领域的专家只能接触到他研究的领域,无法接触到其它任何领域;

其次,博物馆专家只识自己馆藏的真品,不了解赝品仿品的具体情况,所以没有识别真假的能力。

学术研究领域的专家,与市场应用领域中的行家,研究的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专家们的研究方向是考古发掘、历史、社会、人文等等。

而市场应用领域的行家,是要研究古玩字画、文物真假以及它的市场价值,两者的研究目的不同。

国家的考古学家,都是在田野上的古墓遗址处做文物考古研究的,出土的全是真品,无需断真假,只做理论研究即可;而行家都是在古玩地摊、古玩城市场,老窑址、走村串巷,做艺术品收藏研究的,见的假货多而真货少,必须重点对物品的真、假进行研究。

两者因场景的不同,有本质性区别。

近年来,随着艺术品市场的兴旺发展,仿制产业也得到快速提高。

仿古字画“天津片”、仿明清官窑“景德镇”、仿古玉器“蚌埠造”、仿古青铜器“烟涧村”、仿古唐三彩“南石山”、仿名油画“大芬村”,这些行家常去的考察之地,又有多少文博专家会去这些地方看看仿品呢?

·景德镇樊家井仿古市场内商品

在艺术品市场上,真正的行家不仅需要对一件器物的真假和年代进行研究,还需要对其艺术价值,经济价值做到评判。

行业内有一句老话,看懂一件艺术品的真假不难,但看懂一件艺术品的价值,则需要十年以上在行业内摸爬滚打的实战经历。

只因为行家行事低调,才使得那些少数不良专家在社会上、媒体上绑架了话语权。

他们有的打着故宫博物院退休专家的名义;有的戴着大学教授的名头和研究员的光环;有的打着行业协会的牌子到处招摇撞骗,歪曲古代历史,达到诈取金钱的目的,严重扰乱了艺术品市场的正常发展。

在艺术品市场上,行家在长期买卖实战中,积累了丰富经验,是水平最好的群体。但行家一般不会轻易给人鉴定,更不会随意教带学生,这便给刚入门或者想找老师学习提高的人,造成一定的难度。

在现实社会中,有些人虽然没有行家老师引导,也能够逐步摸索入门,但不可避免要走很多弯路和错路,付出的时间和经济代价十分昂贵。

有些成功的企业家,喜欢采用在本行业的成功模式,套用在艺术品市场上,这是行不通的。

多年以来,我曾受邀鉴定多位企业家的收藏品,他们少则投入几百万,多则千余万,却收了一屋假货,实在令人惋惜。

我只能安慰他们:“您买假货不是第一个人,也不是最后一个人。”社会现状就是如此。

在艺术品市场上,有一些人心理素质差,耍小聪明,买件东西,今天给张三看,明天又让李四看,后天再上网查,让不真正懂行的人品头论足。

结果,自己乱了方寸,坏了心态,大脑一片茫然,而后胡言乱语,怨天尤人。

任何行业都有歪风邪气,艺术品市场表现为:您如果拿东西找人鉴定“不是说您买假啦,就是说您买贵啦”。就这两个结果。总之,就是否定别人,抬高自己。

南宋官窑青釉八方弦纹盘口瓶2015年4月7日香港苏富比成交价1亿1388万港元

还有一种情况是找跨专业人员来评断,如找个搞当代艺术的人,去评断传统艺术品,虽然都是搞艺术的,但差别大啦。如果需要去医院做手术,会找个内科大夫主刀吗?虽然都是医生。

想进入艺术品市场,首先要保持心理健康,要明白一个理念:“不能谁的话都信,否则会失去主见;不能谁的话都不信,否则会失去标准。”

您要找到一个靠谱的老师,当意见不同时,一定以他的意见为准。

当今艺术品市场,虽然已进入高科技突飞猛进的电子时代。通过手机上网,可以查寻到很多的“专业”鉴定知识。

但是所有的资料、图片、音像都是虚幻的,就象在博物馆隔着玻璃看实物,因为您不能上手,没有触摸感,没有嗅觉感,没有看到放大镜下精彩的微观世界,您怎么辨真伪?

仅靠书本知识是纸上谈兵。唯有跟着老师上手看真品,细致深入地学习鉴赏鉴定知识,您才有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行家。

人们常说:“专业的事情交专业人员去做”,社会早已接受了聘请法律顾问和财务顾问的服务方式。而当今社会,早己进入资源整合、强强联手时代。

香港企业家麦溥泰先生,前段时间在北京大学“赛克勒博物馆”举办了“闲事与雅器”展览。

他是位成功企业家,喜欢宋瓷,因忙碌生意,就委托一个经纪人,长期合作,帮他打理收藏投资事宜。他的收藏大多来至经纪人的协助,与经纪人的配合成熟且规范。

近年来,有许多中国企业家投资艺术品市场,最著名的是刘益谦夫妇,他们在中国不是最有钱的企业家,但是在艺术品市场上是投资最多的,创造了多项拍卖纪录,几年来,私下购买的不算,有成交纪录的就达几十亿元,极大地推进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进程。

·著名收藏家刘益谦先生

刘益谦先生也从早期自己买封面封底,发展到今天拥有一个完整的经纪人团队来进行市场运作。

您如果喜欢艺术品,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操持;如果企业有投资文化艺术产业的需求,不妨聘请艺术顾问来协助,不走弯路,规避错误,省时、省力、省心,何乐而不为呢?

虽然,“拜师学艺”,不局限于奉上拜师帖、举办拜师宴,行拜师礼。

而是您要找对一个人品好、水平高的行家,信任他,表达诚意,认其为师。无论是初入门者,还是想提高者,形式上拜不拜师没问题,但内心一定要尊重老师。

因为老师的水平,决定了您今后学习水平的高度和收藏艺术品级别的高低。

如果误拜一个假老师,把假的说成真的,把真的说成假的,而被领入岐途。就象个一直喝假酒吸假烟的人,当遇到真的时反而觉得味道不对。

不管怎么说,艺术品投资都是一个高收益行业,但对应的风险也是很高的。对投资人的财力、学识、专业鉴赏力、心理承受力等因素要求较高。

想进入艺术品市场,请先评价自身的综合能力?您准备好了吗?

作者简介

张玉昌

资深艺术品投资人,中国文物学会会员,中国古陶瓷学会会员,深圳文交所艺术顾问,现任豫记文化艺术院(筹)院长。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涉足收藏,亲历了中国收藏界和艺术品市场兴起发展的整个过程。在对高古陶瓷、古代石雕、翡翠玉石、名家字画、崖柏等收藏实战中,感悟至深。

编辑|凤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故宫博物院院长自曝专家不会鉴宝,什么人才能领路艺术品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