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女童章子欣遗体被发现!杭州失踪女孩章子欣最新消息:女童失踪曝新线索 失踪女童漳州出现

“杭州女童被租客带走后失联”一事,这几天牵动亿万网友的心。虽然浙江象山警方已锁定女童失踪区域,数百人参与搜救,但小子欣至今仍踪迹全无,生死未卜。

最新消息,今日下午15点左右,在象山松兰山景区海里发现了失踪女孩子欣的遗体。

失踪女童章子欣

网友找到租客抖音账号

自杀前3个月内几乎游遍全国

今天凌晨,有网友曝出疑似带走女童的租客的抖音号,一共三个,抖音号相似,依次少一位数字,名字都是“一生平安”。

抖音视频从4月15日开始记录了他们的旅行轨迹,几乎每一天都有一段小视频。

4月15日是在大理白族自治州。第二天到了昆明,住在昆明懒云窝客栈滇池度假区店。4月21日,他们又到了洪崖洞。“玩多两三个月回家,今年无出来了。”

4月26日,到了徐州。第二天又去了黄山。随后,北京、青岛、西安、天津、秦皇岛、山海关、丽江、大理、西沙版纳。6月4日,回到了杭州。

从6月4日到6月18日,他们没有发过一条抖音。6月18日发的抖音视频地点是西湖公园,文字是“真的有以后还会见面吗”,视频中引用的是“万爱千恩”歌曲,“是不是这辈子不放手,下辈子我们还能遇到,下辈子我一定好好听话。”

中间停更了一段时间。

6月29日,抖音视频发的是他们到了千岛湖青溪山居。还拍了一段“家里的鸡漂亮吗”。

又是一段时间停更。

最后一条是7月7日,地点是宁波奉化黄贤海上长城森林公园。

画面中有身穿汉服的章子欣,目前有1037条评论。有网友说,“真想穿越回那个时间去救女孩啊!”

截至发稿前,这三个抖音账号已经被封。

早前报道

女童被住了五天的租客带走

章子欣读二年级,家住杭州市淳安县千岛湖镇清溪村。父母分手多年,父亲一直在天津工作,母亲在广东。孩子跟爷爷奶奶住在一起。两位老人以种植、贩卖水果为生,为人热情好客。

不久前,广东人梁某华和谢某芬住进了千岛湖一家酒店。因为常来买水果,两人和老人熟识。两人说住酒店贵,能不能租老人的房子住。

那天是6月29日,老人同意了,让两人住进了自家二楼。

7月3日,两人向老人家提出,让小章参加并担任朋友婚礼花童。孩子父亲章先生从电话中得知租客要带走女儿,表示不同意。7月4日,章先生得知租客还是说服了父母,带走了孩子。

但是,章先生的心一直悬着,因为对方并不是如前所说去的上海,而是一会在福建一会在宁波。

7月5日,章先生发现对方开始删朋友圈,他觉得不对劲。6日晚上,章先生从天津匆匆赶回。当时对方说,你过来还是我们回来快,答应他晚上9点一定赶到杭州。

“你发位置给我!”章先生提出要求,男租客发来共享位置,显示在宁波象山。就这样,章先生从杭州赶到淳安家里等,傍晚他发现男租客电话关机。那是7月7日。

7月8日上午10点,章家人去派出所报案。

而就在当天,宁波有市民发现有一对男女的尸体从东钱湖中浮起,两人用衣服绑在一起,警方证实为梁某华(男、43岁、广东省化州市人)和谢某芬(女、46岁、广东省化州市人),死因为自杀。

疑点重重:

这起案件发生后,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关注,警方也在密切调查中。女孩到底在哪?是否还活着?两位租客诡异行为背后有什么动机?整个事件扑朔迷离,无论动机、手段都充满着疑点。在期盼孩子平安归来的同时,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也总结了此次事件中难以解释的四大“疑点”。

疑点一:梁、谢两人是何关系?

尽管对事件的不少报道中都使用了“租客夫妇”来称呼梁、谢两人,但据新京报对章子欣父亲章军的采访,两人并未明确表示过是夫妻关系。同时据报道,梁的户籍所在地六堆村当地一名村干部表示,他并不认识这次与梁同行的谢,梁10多年前离家出走,其妻子也在多年前去世。梁、谢究竟是夫妻,还是有其他关系?这点目前无法明确。

7号下午,监控摄像在黄金海岸酒店附近拍到三人

疑点二:有预谋,还是临时起意?又有何动机?

据对女童父亲章军的采访,梁、谢二人来到千岛湖镇后住在当地某酒店中,章军父母正巧在这一酒店旁卖水果。梁、谢因此认识了章军父母,并提出酒店太贵,想租住在章军父母家中。

两家人本无关系,很难事先调查,也难以从两位老人身上看出他们有一个9岁的孙女,如此看来,梁、谢二人事前并不认识章子欣,带走章子欣似乎只是临时起意。同时,梁、谢也并未在此后提出金钱要求,甚至付清了在章子欣家居住的租金500元,意图似不在钱。

但二人提出要带走章子欣当婚礼花童这一请求不符合常理,并且在孩子失踪后,两人手挽手走向湖里自杀,又似乎像是早有计划。但若早有计划,二人的动机目前也完全无法判断。

7号傍晚,女童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留下的最后影像

疑点三:7号当天为何来回折返?

根据监控录像与警方的通报,7日上午,三人在铁路宁波站附近一酒店退房,当天下午5点23分,三人再次出现在宁波南边的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黄金海岸酒店门口,距宁波站约90公里。随后在8日凌晨,梁、谢二人打车行驶75公里,至宁波稍北边的东钱湖自杀。如据两人此前所说,带章子欣去上海当婚礼花童,随后一路往南至宁波,又为何在孩子“失踪”后折返向北到东钱湖才自杀?这一自杀地点是否早有选择?

7号夜间,梁、谢二人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坐出租车

疑点四:为何拖到7号才失踪?

据章军所说,两人将章子欣带出门时承诺6号回家,在6号当天称没买到车票,要7号才回。迟迟不回必然会加剧章家人的怀疑,据章军新浪微博称,6号下午他已打算亲自去接女儿,因买不到票才作罢。两人为何要拖到7号才选择“失踪”,而不是在章军父母疑虑更小的6号或是更早?在出发前几天,又为何与章军保持正常的联系,而不是“一走了之”?

她欠了不少钱

20多年很少回娘家

和兄弟姐妹的感情淡薄

和梁某华在一起的谢某芳,是广东化州平定镇人。

平定镇的平山糖岸村,是她的娘家人所在村,这里,距离梁某华的老家官桥镇,大约有40公里的路程。

快报记者联系了当地的一位村干部,他说,谢某芳这事情闹得很大,半天时间,他已经接待了好几拨来调查的人。

“她嫁出去好多年了,我对她没印象。她娘家的兄弟姐妹很多,有六个,四男两女。谢某芳是家中的老小。

我刚从她家里出来,听她大哥说,这个妹妹嫁出去20多年了,很少回娘家。和兄弟姐妹们感情很一般。”

她的三哥已经去世了,四哥在广州做蔬菜生意。

前多年,她向四哥借了大概有40多万,说要买房子,暂时周转一下。

可是,后来兄弟姐妹们才知道,她根本没买房子,不晓得把钱花到哪里去了。钱一直没还,人也不见了。

据说她还借了其他人一些钱,具体多少不清楚。据我了解到的,她的精神状态应该没啥问题。”

关于谢某芳的婚姻家庭情况,该村干部表示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她嫁到了该镇的旺耀村。

快报记者随即联系了旺耀村的一名村干部,村干部回答,村里没有谢某芳这个人。

章子欣失踪案时间轴

7月4日梁邓华和谢某芳以参加朋友婚礼,让章子欣做花童为由,将章子欣从淳安老家带走。

7月5日至6日两人给章子欣家人发微信视频称,章子欣很听话,但具体位置并无人知道。

7月6日两名租客带着章子欣入住宁波市海曙区宁波站橘子酒店。

7月7日上午两名租客在橘子酒店办理退房,并带着章子欣离开。

7月7日17时23分两名租客带着章子欣从象山县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经过,此时章子欣家人已经与两名租客联系不上。

7月7日19时18分两名租客带着章子欣出现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这也成为目前所掌握的章子欣出现的最后地理位置。

7月7日22时20分两名租客出现在象山县松兰山至爵溪街道的沿海道路上,章子欣不见踪影。

7月7日23时01分两名租客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处搭乘出租车离开。

7月8日0时左右两名租客搭乘出租车来到宁波鄞州区东钱湖景区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并下车。当时两人各背一个背包,乘车期间全程没有接打过电话,也没有说话。

7月8日0时许两名租客在东钱湖跳湖自杀,两人衣服捆绑在一起。

7月10日晚间章子欣的市民卡在象山县海岸线附近的一个凉亭内找到。

7月11日10时对章子欣的搜寻扩大至直径10公里范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失踪女童章子欣遗体被发现!杭州失踪女孩章子欣最新消息:女童失踪曝新线索 失踪女童漳州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