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包头有多牛?几千人的跨国贸易团队从这里出发财富传奇纵横欧亚

当我们提及老包头的历史变迁

“走西口”绝对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走西口”浪潮可分为两支大军

一支是垦荒种地的“雁行客”

另一支是经商作贾的“旅蒙商”

远离家乡忻代州,学会蒙话草地走,换回皮毛赚大钱,千里迢迢奔包头……

以上这句曾流传于老包头的谚语,形象地概括了清代末年旅蒙商的兴起和旅蒙贸易的繁荣。当时,很多“走西口”到包头的山西人,手脚勤快,善于经商,他们结成马帮或驼帮,驮着各种口里运来的商品到牧区做生意,后来把生意做到库仑(今蒙古国境内)。从此,中国商人中,多了一支特殊的商队——旅蒙商。

▲旅蒙商的驼队

·老包头的旅蒙商·

清嘉庆、道光年间,包头凭借优越的水陆交通条件,成为内地通向新疆、蒙古国、俄罗斯等地的畜产、皮毛、粮食的集散地,有“塞上水旱码头”的美誉。当时民间还流传这样的谚语:大船条条到渡口,火车一吼进包头,东西南北水旱路,买卖兴隆尽商贾……足见当时老包头的商贸繁荣。旅蒙商无疑是这其中最为活跃的一支力量,在九行十六社中居重要地位。

据《旅蒙商通览》载:旅蒙商通往前营(乌里雅苏台),后营(科布多),西营(新疆)的路线有3条,而包头是重要的商道出发点。从包头出发可以途径甘肃到达青海,也可以向北途径蒙古国的库伦到达俄罗斯的恰克图,还可以向西途径新疆、蒙古国的乌里雅苏台,最终抵达科布多。

旅蒙商用中原地区的茶、油、布、糖等到新疆、蒙古国、俄罗斯等地换取皮毛、牲畜等,不仅促进了中国与蒙古、俄罗斯的早期贸易,而且加强了中原与蒙古、俄罗斯的文化交流。他们通过一条条金银路,架起了蒙汉人民友谊的桥梁,繁荣了内地和蒙古地区的经济,写下了中国商业史上辉煌的一笔。

包头最早的旅蒙商有永合成、复义兴等。旅蒙贸易最鼎盛的时期,包头每天运输皮毛的骆驼就有1000多峰。民国初来自吴忠堡、宁夏、西宁、甘州、凉州及包头周边骆驼达14000多峰。包头旅蒙商最多时有300多户,从业人员约2100人,资金达115600余两白银。

·旅蒙商的辛酸路·

近300年间,旅蒙商庞大的驼队从绵延数千里的商道上走过,强盗们的暗影也像幽灵闪过,茫茫草原和戈壁上充满了艰辛与磨难,真可谓“富贵险中求”。在一场场以生命为代价的财富博弈中,凭借智慧、运气,这个群体逐渐形成两个阶层,大商人创立商号运筹帷幄着巨额的商业运作,小商人朝不保夕,在漫漫商途中疲于奔命。

经营旅蒙贸易必须持有盖着清廷皇帝印玺的“龙票”。“龙票”限定商号的经商地区和业务范围,相当于现在的营业执照。大旅蒙商五十两白银办一张“龙票”(清朝中晚期一两银子相当于现在人民币150至220元左右),中、小户也可以合伙办一张。“龙票”不仅是经商执照,更是尊荣的象征。

《绥远通志稿》中关于旅蒙商有这样的记载:“其始也,皆取给于城中之货商,捆载而去,及其迫也,则易货而偿其值,两俱获利。”可想而知,他们徒步行进在草原和沙漠,一路风餐露宿、险象环生,时而踏着白骨前行。支撑他们的是丰厚的利润,也是创业兴家、光宗耀祖的信念。当然,这之中也有一些旅蒙商,利用种种借口欺骗牧民,一斤羊毛按半斤算,一支眼镜换15只羊,一支鼻烟壶换一头牛,一匹土布换60斤驼毛。他们利用交通不便,信息闭塞,采取不等价交换的手段,对牧民漫天要价,高利盘剥,给牧民们带来了深重的苦难。

·骆驼很累也很贵·

古时公共交通的概念还鲜为人知,以人力和畜力牵引的交通工具在生活中长期担当主角。骆驼能负重、耐跋涉、性温顺,是长途运输或骑乘的最佳交通工具。声声驼铃在漫漫商路响彻数百年,旅蒙商从兴旺到衰落,直至1956年“公私合营”,才退出历史舞台。

骆驼队在当时叫骆驼房子,每200峰骆驼编一队,叫作“一顶房子”。旅蒙商贸繁荣时期,作为重要的交通工具,骆驼也供不应求,尤其是上等骆驼,需要花大价钱才能买到。斯文·赫定就曾在《从紫禁城到楼兰》记述了在包头购买骆驼的故事。

《从紫禁城到楼兰》节选:

几天以前我们的两个蒙古人回来报告说他们已经买到了100匹上等骆驼,每匹100墨西哥元。但在交割牲畜以前各卖主的要求是先交银子——时局很坏,谁也不知道与之做生意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因此,在还没看到这些骆驼的影子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拿出10000银元(超过1000英镑)的数目交给代理人。付钱的场面非常有趣。银元山堆在俱乐部帐篷的前面,银元摆成长排,每排1000元,旁边站着冷静的蒙古人和精明的汉人,他们有的等待,有的点数,有的把银元放入口袋,这些口袋被装入木箱,次日早晨由冯·玛森巴希和穆伦温格保护着送到骆驼的所有者那里。

第一批新买的骆驼送来了,它们个个高大丰满,漂亮动人。它们的驼峰厚实坚挺,上尖下圆,站得很稳,这些骆驼基本上都已脱去了冬毛。我们支出15000块银元买270匹骆驼,这是一笔活的资本,因为在任何时候,我们都可以根据需求或赚或赔地将它们转变成现金。

旅蒙商三百年历史,从繁荣到衰落,虽然伴着几许叹息,但对近代包头经济文化变迁产生了深远影响。如今,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更大的经济体量和更多元化的产业投资正推动着中蒙更广阔的经济合作,续写着更多新的故事。

参考文献

《包头老城》《包头史记》《从紫禁城到楼兰》《旅蒙商通览》等相关文史资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老包头有多牛?几千人的跨国贸易团队从这里出发财富传奇纵横欧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