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企业炒房!谁来支撑中国经济?

近期,有着20多年创业经验的王老板陷入了每天被债主催债的日子,这样的日子让他越来越力不从心。

王老板在深圳有家近300人的生产型企业,产品技术含量较高,员工待遇也不低。随着人力成本的增加,外加厂房、电费、水费、税费和各种公关费用,每个月的开支超过300万元。

其主要客户来自国企和上市企业,在过去,这是非常好的业务。但在经济下行压力巨大的当下,这个过去看似很好的业务,却成了他的痛苦来源。

客户的回款越来越慢,从原来的一个月一结算,变成现在半年一结算,王老板自己大额垫资,倍感压力。王老板算了笔账,就今年上半年,就自掏腰包垫付了三千多万的货款。而且根据现在的形势,可能将越垫越多,这样下去换了谁都受不了。

日益紧张的资金链,让他想到银行贷款。但当他去银行咨询贷款时,银行第一个问题就是:你有房产吗?在当下的深圳,相对于房产而言,公司的经营状况和项目本身根本算不了什么。王老板只好把自己住的房子抵押到银行,终于贷了八百万,这样才使得公司业务正常运转。

王老板说,他累了。作为第三等公民的民营经济,负担最重的税负,解决最大的就业岗位,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地位,当下如果还要坚持做实业无非是找死。王老板打算,今年把所有的款项收回,不再扩大生产,慢慢把原来工厂里的员工分流,最后把工厂关了。

王老板选定自己未来的两条出路:

1、退出实业,把实业交给国家去做,自己从事投机投资,做轻资产的买卖;

2、变卖家产移民。两三年以后,深圳又少了一个踏实做实业的老板,多了一个炒房的炒客;或者中国又少了一个优秀的国民,西方多了一个消费的富翁。

丨关闭实业,炒房捞金

王老板只是千千万万在深圳苦苦拼搏的创业者中的一员,他的选择也不是孤立的,无数曾满怀热情、以实业造福社会的创业者,无奈选择抛弃实业,甚至抛弃中国。

东莞一家灯饰厂的唐老板,随着订单的减少和员工工资不断上涨,唐老板逐渐倍感压力,2014年下半年,唐老板果断关掉工厂,回到了广州的家,陆续买了4套大房子。

唐老板感叹道,“做企业赚钱后要不断加大投入,竞争大压力大,连觉也睡不好。而买房子躺着也能赚大钱。辛辛苦苦做了十多年工厂,还不如买几套房子赚钱。”

倒闭、欠薪、供应商货款追偿、资不抵债……最近几年,部分制造业企业老板陷入困境,而那些自认为“转型”成功的,都是退出企业经营转身投资房子的。

央行数据公布,7月新增人民币贷款4636亿元,远低于市场8000亿元左右预期,同比少增1.01万亿元,创近年来新低。其中住户部门贷款增加4575亿元,几乎全都是房贷撑起,企业新增信贷为负增长。这意味着中国社会的经济活动基本已经停止,所有人只在做一件事情——买房。

这是否说明实体经济到了危险边缘?海外对冲基金经理付鹏说,“实体经济凋零,盈利、偿付能力都差,金融体系市场化决定了他们必然的选择。要么企业死掉了,要么自己主动关闭了企业,资金需求出现了断崖式下跌,信心一旦崩塌,就算银行愿意贷企业也不愿意要。”

一线城市及部分二线城市房价不断上涨,地王不断浮出,一线城市房价收入比创下世界之最,市场担心房市泡沫破裂,但如今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新的经济结构还在重塑,传统经济仍在倒闭、兼并重组等痛苦转型之中。向松祚说,“2015年年报的2800多家上市公司当中,40%的公司一年的利润不到1500万,但随便炒几套房,利润可能就是几千万。”

货币继续脱实向虚,房地产持续狂欢。这样的经济情况是健康的吗?近日在海南三亚举行的2016博鳌房地产论坛上,经济学家向松祚对地王频出表示担忧,“这恰恰说明中国经济的不健康,和中国经济面临急剧的脱实向虚的结构性失衡。”

丨没有实业支撑的中国经济往哪走?

中国经济进入了一个怪圈,全民都在争当房奴,一方面在苦兮兮的还贷,另一方面房奴又有一种奇异的自豪感,他们望向没房的人,得意的说:我们家房子又涨了!

房产既是消费品,也是投资品,既有实体经济的特点,也有虚拟经济的特征。房地产商从拿地开发建设到房屋销售,无一例外,均需从金融市场筹措资金,对于这种以房产为抵押品或投资标的物的融资活动,如果出现价格坍塌,容易形成债务违约,形成资本抛锚。

实际上,突然大量的资金滑向房地产,会给制造业等实体经济带来压力。同样的,房价的过速释放,会大量的吞吐资本,有一定的资本风险。

按中央经济工作报告中的原话说,房地产要在稳定经济中起到重要作用。这意味着,在一定的时间里房地产仍是稳定经济的重要角色。

山东财经大学金融创新与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张志元表示:房地产行业说白了是“资本的游戏”,如果国家的财富创造靠的不是实体经济和技术创新,而是靠垄断、金融、房地产等虚拟经济,中国的国家经济极有可能走向空心化和虚拟化。

某些人天天着占领电视、报纸、网络头条,鼓吹“中国梦”;“中国梦”到底是谁的?当一个国家的所有年轻人为了房子辛苦奔走的时候,当这个国家经济的中坚力量民营企业家选择放弃的时候;实业萎缩的中国,难道要靠虚无缥缈的金融业来拯救天下?

亡羊补牢不为晚,本末倒置真可悲。没有多样性实业支撑,俄罗斯、阿根廷、委内瑞拉等这些国家经济水平在短短的两三年时间内回到了多年以前。自认为树大根深的中国经济是否可以避免大面积衰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卖企业炒房!谁来支撑中国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