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你怕了吗?中科院成都所新神器:餐厨垃圾可快速“变”肥料

《成都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草案)》已在征求修改意见建议。其中,将垃圾分为可回收物、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其他垃圾四类。餐厨垃圾的收运和处理问题再次引发关注。

日前,红星新闻记者获悉,中科院成都生物所经过两年时间研制出了村镇生活有机垃圾就地快速腐熟肥料化成套技术。目前,该套技术已在双流区进行试点,每日餐厨垃圾处理量500公斤左右。

服务主要瞄准村镇

市内实现就地处理难度大

“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无论什么垃圾,细化定性就三类:木质纤维类、蛋白类、油脂类。”李东说,这套技术的关键在于堆肥腐熟菌剂的配比使用,在去年12月进入到工程项目阶段,在双流区黄水镇进行了试点,但目前还没有与企业达成合作正式投入市场。

腐熟宝等技术配套产品

研究团队通过混合油脂快速降解菌、纤维素快速降解菌等堆肥腐熟菌剂,制作出腐熟宝产品。通过快速腐熟与恶臭控制一体化设备配合使用,将原本需要60天或90天的腐熟周期缩短到15到20天。

李东告诉记者,这套技术到目前为止都瞄准郊县村镇,不过要在市区内实现就地处理餐厨垃圾,难度比较大。“以现在的技术,在社区就地处理不是特别现实。主要是两个方面,第一主要是用地,城里面的小区用地比较紧张。第二就是说管理模式现在还在探讨,是物业、街道还是第三方公司来管理?”

记者了解到,一台快速腐熟与恶臭控制一体化设备需要20平方米场地,购置价格为28万元,而户用式堆肥桶体积也略大于常见的垃圾箱,每台售价四五千元。同时,户用式堆肥桶腐熟处理时间需一个月,种种原因使二者较难在市区内得到推广。

户用式堆肥桶

实现真正肥料化

每处理一吨餐厨垃圾需120元

“我们之前也考察过一些地方所使用的果蔬餐厨垃圾处理设备,市面上叫做生化处理机。这种机器工作时间很短,是因为没有腐熟过程,其实是脱水干化。一旦用于还田做肥料,就会造成烧苗。”当记者问起该套技术与市内一些商场、机构已经使用的设备区别时,李东这样解释到。

而他们要实现的是餐厨垃圾的真正肥料化,“这里面涉及生物降解的过程,一天两天肯定是不行的。”李东一边解说,一边把装在玻璃罐中的黑色堆肥样品倒在一张白纸上,展示给记者看。堆肥如黑色松软的土壤,也已经没有了垃圾的臭味。

堆肥产品

李东告诉记者,经过计算,引入该套技术和设备,每处理一吨餐厨垃圾需要120元的成本。据他介绍,目前,成都处理每一吨垃圾费用为一百元,而另需一百元用作运输费,“我上个月去江浙调研,浙江杭州每吨垃圾处理费为360元,这样处理费就完全可以抵消运行费。”他说,“企业肯定就有赚了。”

建立意识:餐厨垃圾是污染物

无害化、资源化分离操作或可行

“首先我们要确立起意识:餐厨垃圾都是负价值的东西。它是一种污染物,你一定不要把它当成资源。”中科院成都生物所李东博士告诉记者,“可回收的东西才是资源,而它不是。”

与同是垃圾处理的可回收垃圾处理不同,处理餐厨垃圾是治理污染的一部分,目前仍难以脱离政府采购和补贴,形成独立的盈利模式。所以想在厨余垃圾处理上复制可回收垃圾产业的模式不太现实。

李东表示,自己和同事也在帮助相关部门构思实现市区内就地处理餐厨垃圾的可行方式。他提出,将餐厨垃圾的无害化和资源化分开在两个区域或许是比较现实的做法,依靠区域内、街道、社区已有的垃圾中转站,在那里安放小型快速处理机,首先实现餐厨垃圾的减量化、无害化。

“当然这个时候还不能实现肥料化,但我们可以把它的臭味也好,还有水分弄掉一些,然后再运输到离城市稍微远一点的地方,进行一个二次腐熟堆肥,最终实现资源化。”他说。由于城市“寸土寸金”,李东设想使餐厨垃圾在中转站设备里面先处理2到3天,实现快速无害化,之后再把它们运往周边的大型处理厂处理,以形成一个餐厨垃圾无害化、资源化闭环。

红星新闻实习记者曾那迦

编辑刘宇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垃圾分类你怕了吗?中科院成都所新神器:餐厨垃圾可快速“变”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