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雷之下,告别野蛮生长!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洗牌或将开始

诺亚旗下歌斐资产某私募产品暴雷,这事儿成了近期第三方财富管理业界最大热点。扑朔迷离的罗生门背后,折射出多重窘境,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洗牌或将开始。

第三方财富管理

所谓“第三方”就是指独立于银行,基金这些金融机构(资产端),站在客观中立的角度,帮助个人机构客户进行财富管理(比如分析客户财务状况,理财需求,判断选择投资产品,进行投资规划等等)的这么一个模式。

第三方财富管理兴盛于美国上世纪70年代。当时有些特殊的历史背景:美国中产全面崛起,金融理论爆发式发展,包括衍生品在内的各种金融投资工具日益丰富。再加上74年美国个人养老金账户改革,养老金的投资收益免税——这使得美国市场上资金端和资产端两方都变得更复杂,从而催生了以“中介服务”为核心的第三方财富管理。

中国开始出现第三方财富管理这个概念是2008年,2008年之后,中国财富增长效应,宏观面宽松,和金融监管自由化趋势让资金和资产都变得充沛这为第三方理财出现创造了前提条件。

2015年以来,中国经济转型“新常态”,依靠大量投资的粗放拉动模式被限制,经济增速下降,投资机会变少,项目萎缩。随着P2P行业风险的暴露,金融监管悄悄进入了一个“严格”“强硬”的阶段。第三方财富管理为了维持盈利,只能转向质量更低,风险更高的产品。

而从当下中国的宏观角度来说,资本价格不再上涨,暴雷或将会越来越多!面对困境,越来越多的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将目光朝向了全球,寻求海外优质资产。

行业矛盾与弊端

随着国内高净值人群的日益增多,大众对于财富管理的诉求也在不断提升,而市场上可供选择的优质资产相对较少,同时缺乏专业机构对大众进行指导,二者之间的供需关系构成了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主要矛盾。

从国际上看,一对一专业服务的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是高净值人群财富管理的主流,在欧美发达国家,第三方财富机构占据了60%的市场份额,但中国大陆不足5%,存在着巨大的增长空间。

但是对于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尤其是中小型三方财富管理机构而言,寻找优质资产的成本高、效率低,包括获客成本、技术成本以及运营成本,普遍缺乏强大的中后台职能端能力。

其次是分销能力强,但资管能力弱,产品单一且供应不足,不仅对上游议价能力弱,本身也缺乏牌照资质。

而且在大资管行业监管细则越来越明确的背景下,操作风险相应提高,对从业者专业能力、应对能力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TAMP模式

面对这些问题,欧美已有成熟的解决方案——TAMP模式,全称为TurnkeyAssetManagementPlatform,全托资产管理服务平台。

财富管理机构进驻TAMP平台就像拿到一把钥匙,用钥匙把门打开之后,通过服务系统,可以获得产品研究、基金经理的尽职调查、投资组合建议等等服务,所有中后台服务在平台内均可一键获取,由TAMP服务商处理。

财富管理机构可以专注地打造自身服务终端客户的长板,着力资产配置分析、新客户获取等。

目前TAMP在美国经历了近三十年的发展,已经非常成熟,在资管领域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这些TAMP平台是财富管理产业中的大鳄,如SEI、Envestnet、AssetMark、SS&C等公司。

借鉴美国成熟经验与国内财富管理需求,让TAMP于本土落地,可实现成本优化、效率加速与服务升级。通过TAMP全托资管外包,提供经平台筛选准入的优质资产资源(基金筛选),并通过平台强大的投资能力(策略及组合)与资产管理能力(资产配置与持续优化),结合风控体系,解决资金端机构投资者大笔资金的投资需求,从而提升核心竞争力。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野蛮生长的时代终将过去,行业洗牌或将开始!金融与技术交织发展中,新的机遇来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爆雷之下,告别野蛮生长!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洗牌或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