缑城文廊 | 烟雨迷蒙石头村

大家好,

我是小应说。

【缑城文廊】又和大家见面了~

石路石屋石头凳,

石井石桥石头桌,

远离城市的石头村,

像极了被人遗忘的世外桃源。

今天,

让我们随着阿紫的脚步,

去品一品烟雨迷蒙的石头村。

作者介绍

阿紫,本名应芳芳。七零后,热爱读书写字,于烟火中描画诗意的生活。曾出版作品集《那些不曾忘却的》。

石头村的冥想

作者|阿紫

你其实并不老

当我将干涸已久的眼眸,小心地

递给你的时候

你端出一捧青苔,滴下一枚甘露

脆生生地

接住了我的试探

你真的一点也不老

七百岁的年轮将你打磨得

如此莹润光泽,我

瑟缩着不敢触碰

生怕这双沾染太多尘泥的手

褶皱了你的脸庞

和你相比,我是如此的苍老

灌满季风的臂膀

丈量不尽你的铜墙铁壁

一颗隐藏在暗夜里的心,脆弱得

仰望你一寸寸积攒的阳光

紧紧相依

坐在你面前,把我

绵密的心事一件件铺开来

请你检阅,望你接纳

把我嵌进你的胸膛,从此我便

一手青苔一手甘露

与你同在

烟雨迷蒙石头村

文|阿紫

多年来,一直遗憾没有机会领略到雨中的石头村。

想象中的石头村,浸润在绵绵细雨的爱抚下,焕发着油光可鉴的诱人光泽。

许是上苍的眷顾。同样痴迷于摄影的友人来电询问去不去许家山拍摄雨中的石头村时,我立即从午睡中清醒过来,忙不迭地嚷嚷着让他飞奔来接我。

雨中的许家山在烟雨弥漫中宁静而安详,像位依然因劳作而健壮着的垂暮老人,正歇下脚来端坐在路旁,慈祥地看着人来人往。

空气清新得仿佛能拧出水来,不由得深深吸一口气再吸一口气,贪婪得想把整座宛如抹了层油的村子,一并囊括进胸腹里带回家。

雨有点大,瑟缩着,不敢放开了拍摄。一边躲雨一边祈祷:若是雨稍微停歇会儿,让我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时机好好的拍一组,该多好啊。

许是我的虔诚感动了上苍,雨终于停了,尽管只一小会儿,但已经很满足了。

缓缓行走在铜板石铺就的巷子里,仿佛置身于石头的世界:石路石屋石头凳,石井石桥石头桌,这座远离城市建在帽峰山上的石头村,像极了古罗马时代的废墟,又像是被人遗忘的世外桃源,在油菜花烂漫的簇拥下,茶园层层的环抱中,已静穆了七百年,直至偶然的被登山的驴友们发现。

村里遗留着不多的老人,舍不得搬离这交通不便,起初只为躲避战乱的山岗,依然还眷恋着故土,延续着古老的生活方式,赶着牛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着。才三点半,老伙计们便相互道别着各自回家晚餐,不再聚在一起,闲看着村口或摄影的,或绘画的,或旅行的,四面八方的游人。他们只静静地看着人们闯入他们的家园,窥探他们的生活,纳闷他们的欢喜:这破碎的老屋子他们早就腻烦了,怎么有那么多人过来呢。甚至连陈逸飞,也将《理发师》的镜头对向那一大片废墟。

又遇到了多年前第一次走进许家山时,为我导游的叶老伯,一位特别友善的孤寡老人。老人很喜欢跟游人讲述许家山的历史人文典故。老人告诉我,最初的村庄,是由南宋宰相叶梦鼎的后裔为躲避战乱,而逃至此地,见这里植被茂盛,山高路迢,远离尘嚣,宛如世外仙境,便在此安家落户繁衍子侄。叶氏先人就地取材,采挖山中质地坚硬细腻的玄武岩造起了房子铺上了街巷,甚至石桌石凳,过着质朴宁静的生活。七百年来,世事变迁沧海桑田,唯独这方净土,依然仿佛不曾历经世事,不染尘嚣般,烟火在大山深处。

隐约觉得这一波一波的游人,貌似打扰了他们宁静的生活,将俗世的尘嚣植入他们的空间,扰乱了他们本与世无争的纯朴。

美丽的石头村,多么愿望,她还能依旧静好在大山里,不被喇叭的喧嚣游人的喧闹惊醒她宁静的梦乡,让她安安静静在自己的梦里,世外桃源着。

诗、文:阿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缑城文廊 | 烟雨迷蒙石头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