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金社“诉苦”、杭州平台备案无望?听听协会怎么说

7月11日,杭州P2P平台米金社发布良性退出公告,在行业大规模洗牌的当下环境,这本并不是一件大事,但米金社CEO韦鹏良的一封公开信则在整个网贷行业掀起了一阵“风暴”。

公开信内容显示“我们得到了明确不可能备案的消息,应该说是杭州几乎所有平台都不存在备案一说了,同时我们也体会到“不清退,则犯罪”的官方意思。”

难道行业要“凉凉”了?

对此零壹财经向杭州市互金协会秘书长楼建民求证,楼建民对此表示“米金社‘诉苦’的公开信放大了平台在自身经营中遇到的问题,不能如实反映诉求,也在一定程度上严重的影响行业以及出借人的情绪。杭州作为互金行业的集中地,监管以及政策的推进一定是严格遵守国家的政策导向。”

平台公告“诉苦”退出合规意向并不积极

在平台正式退出公告中,我们看到平台表示的是“当平台得知备案几乎渺茫的残酷事实后,管理层无奈地作出了良性退出P2P业务的决定。”

平台清盘具体原因主要包含:投资人信心严重不足、“三降”带来的运营压力、借款人还款意愿下降、恶意逾期以及政策不明朗合规成本增加所致。

据了解,米金社运营主体为杭州银米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7月,由朱建清(4000万,持股80%)、韦鹏良(1000万,持股20%)共同出资设立。平台业务以车贷为主,其2018年运营报告显示,车贷宝金额占比72.3%,其次为米速融占比27.1%。

平台官网首页显示累计成交金额45.85亿元,用户16.10万人。此外,平台最新运营报告为2019年1-4月运营报告,披露交易额44.17亿元,可见其首页数据为近期数据。

但在信披项目下,平台数据总览只更新到2018年11月,彼时平台交易总额为38.58亿元,待还余额1.57亿元,此后一直未及时更新平台运营数据。

此外,在平台备案进度一栏中,律所出具的法律意见书以及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都尚未对外发布。而平台公布的2017年审计报告显示,2017年净亏损672万元,2016年净亏损1181万元。仅从当前的备案趋势以及流出的监管要求来看,平台大概率无望。

但另一方面,就在平台宣布退出前的7月5号,平台刚刚宣布了加息公告。退出是早有预谋,还是临时起意?我们不得而知。

但在监管如此重视信息披露、合规进展的情况下,米金社的行为也可以从侧面印证平台在合规备案上并不积极,监管重锤整治也加速了平台的退出,传言并不可怕,正如楼建民所说“地方始终是跟随国家监管政策走的!”

无论行业何时备案、备案与否,可以说米金社的行为都是将一众平台一起“拖下水”。在当下时刻,对于平台来说稳定经营、拥抱合规、提升实力和能力方是关键。对于未来,无论是备案、转型、还是清退,硬实力才是不败的关键。

以下为米金社CEO韦鹏良公开信全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米金社“诉苦”、杭州平台备案无望?听听协会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