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英国特朗普”通话,英美这次真能“哥俩好”吗?

美国白宫29日发表声明称,总统特朗普26日与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通电话,双方同意在英国“脱欧”后加强双边经济关系。据白宫介绍,这是约翰逊就任首相以来,两人的首次正式沟通。

此次通话的意义不一般,种种迹象表明,很有可能双方已经为这通电话“暗通款曲”已久。尤其是约翰逊,为了保持与特朗普若即若离的距离,可谓操碎了心。不久前,英美两国政府之间刚刚因为“大使密信”事件败了一次交情。英国媒体本月7日刊登多份英国前驻美大使达罗克发给英国政府的备忘录和电报,显示这位大使通过这一原本十分机密的渠道对英国外交部吐槽特朗普及其政府的“无能”“失序”和“缺乏安全感”,甚至还称特朗普的政治生涯已经处在崩溃边缘,并最终会“耻辱地结束”。消息公布后,英国前首相特雷莎·梅选择了支持达罗克,公开宣布其表现是“有尊严、有职业素养、出类拔萃”的,这一表态随后招致了特朗普的猛烈抨击,特朗普称特雷莎·梅和她的代表们把英国“脱欧”的事情搞得“一团糟”“走上了一条愚蠢的道路”。他还公开讽刺说:“但对英国来说也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他们很快就会有新的首相了。”而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风波中,一向以敢言著称的鲍里斯·约翰逊选择了沉默,曾经做过英国外交大臣的他在被记者问及此事时一再旁顾左右而言他,只强调自己与白宫关系很好,很看重英美“特殊关系”。而与之相对应的是,约翰逊当时的竞争对手杰里米·亨特却公开表示了对达罗克的支持。当时有分析就认为,鲍里斯·约翰逊显然是在为上任后重启英美关系做准备,相比之下,杰里米·亨特的表态更像是明知获胜无望后的有意唱高调。但有趣的是,虽然“与白宫关系很好”,但由于特朗普在英国民间并不受欢迎,为了获取选民支持,在整个竞选期间,约翰逊一直小心把握着与特朗普的距离感。今年6月访英的特朗普似乎已经看出了约翰逊的“首相命”,主动提出与约翰逊会面,但后者却以忙于竞选事务为由拒绝,这在西方的外交辞令中,就是委婉地表达不想见你,但此后,双方却又进行了约20分钟的通话,很显然,约翰逊当时是在与特朗普划清界限,却又不想真的与这位总统闹掰。而从上任后的这第一通电话来看,特朗普显然没有计较与约翰逊之前的杯葛。据美媒披露,特朗普在电话中对约翰逊不惜“硬脱欧”的主张给予了强有力支持,还允诺英国“脱欧”后美国将与英签署“优厚的贸易协议”,使双边贸易规模增长3-5倍——如果这一许诺真能达成,英国因为“脱欧”造成的贸易损失就能“堤内损失堤外补”了。当然,特朗普如此力挺英国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与约翰逊“对脾气”,而更像是对其“民粹主义”追随者的一种奖赏。近年来,西方刮起了一股民粹主义浪潮,该浪潮始于2016年6月的英国“脱欧”公投,此后便如雪崩般在西方国家蔓延,先是2016年11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然后是巴西总统博索纳罗、意大利副总理萨尔维尼上台。而与前任特雷莎·梅相比,直言不怕“硬脱欧”的约翰逊显然更有“民粹范”,如果英国能够在他的带领下脱离欧盟,并奉行保守主义政策,不仅将大大减轻特朗普在西方盟友中所遭受的指责,还会削弱欧洲近年来反民粹主义力量占优势的格局。进一步来说,如果英美能够在各自民粹主义的基础上构建新的“特殊关系”,则将更加符合特朗普的长远预期。不过,正因为两人都高举民粹主义大旗,两国过于保守的政策也可能促使他们的友谊小船说翻就翻。比如眼下特朗普拿“脱欧”后可以与英国签订“特殊”贸易协议来引诱约翰逊,但事实上,在奉命美国优先的特朗普那里,约翰逊很难真的讨到什么“实惠”。一旦未来“脱欧”进程不顺,与美国的自由贸易谈判又遇阻,约翰逊与特朗普的“友谊”很可能与他的前任特雷莎·梅一样,轻易地就遭遇夭折。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王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特朗普和“英国特朗普”通话,英美这次真能“哥俩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