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汽车幸福叮咚再曝押金难退!去年已被立案要求停止租赁服务

近日,有共享汽车幸福叮咚用户再向南都记者反映,其在今年1月份已向幸福叮咚申请退还押金,但该公司半年后仍未退回全部押金。

“幸福叮咚”运营方为广东幸福叮咚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南都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发现,截至8月2日,针对幸福叮咚未能如期退还押金的投诉多达3800多条。而在2018年8月,广州市番禺区交通局曾对幸福叮咚予以立案查处。

针对在网约车、汽车分时租赁等领域频发的押金难退情况,今年6月1日,国家交通部、人民银行等6部门联合印发的《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试行)》施行,要求运营企业不得挪用用户押金。业内人士认为,押金难退反映了共享汽车行业普遍融资难、资金紧缺的问题。

500元违章押金退款拖足半年客服曾三次承诺退还时间却食言

8月2日,共享汽车幸福叮咚用户周女士向南都记者反映,去年10月份,她在广州市番禺区市桥注册了幸福叮咚共享汽车的账户,并缴纳了1000元的车辆押金和500元的违章押金。

今年1月份,周女士购买了私人汽车,不再需要租赁共享汽车,于是她在幸福叮咚App上提交了押金退款申请。然而,1000元的车辆押金等了3个月,至4月才成功退还,而剩余的500元押金则足足超半年时间,仍未获退。

据周女士回忆,幸福叮咚的客服人员先后和她承诺在4月17日、5月9日和7月14日会退回违章押金,但她都未在上述日期里收到退款。周女士在7月28日再次向幸福叮咚的工作人员询问押金退还的日期时,对方则表示需要等到8月31日。

南都记者查询幸福叮咚App上的《幸福叮咚分时租赁服务会员协议》显示,押金分为违章押金和车辆押金。平台在用户租车前收取车辆押金1000元,在租车完成后3个工作日后确可选择退还车辆押金,车辆押金将于成功申退后的1个工作日内原路无息退还;而用户租车前也需缴纳的违章押金500元,在租车完成后15个工作日后用户可选择退还违章押金,违章押金将于成功申退后的10个工作日内原路无息退还。

周女士的经历并非孤例。据南都此前报道,今年3月末,在武汉工作的王先生因需照顾在广州生病住院的母亲,也注册了幸福叮咚账号并缴纳了共1500元押金租借汽车。4月24日,其母亲出院后,他在平台申请退还押金但却一直未获退还。7月18日,他特意乘坐火车从武汉赶回广州,“堵”到幸福叮咚公司要求退款,但被告知押金将于2019年8月30日前退还。

涉事企业因押金被投诉3800多次曾被立案要求停止租赁服务

8月2日,南都记者查询黑猫投诉平台,截至当日,幸福叮咚的投诉量达到了3845条,投诉的原因多为押金迟迟未能退还到用户手中。

根据工商资料显示,幸福叮咚于2016年10月28日成立,隶属于广东幸福叮咚出行科技有限公司,位于番禺新能源汽车文化产业园,实际控制人为谢向东。该公司的官网资料介绍,幸福叮咚是首个在广东地区提出共享汽车概念的品牌,目前已在广州番禺、花都、萝岗、黄埔、白云、南沙等区域开展分时租赁服务。

南都记者了解到,幸福叮咚的投诉危机从2018年8月便开始。据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消息,2018年8月广东省消委会收到多名消费者关于广东幸福叮咚出行科技有限公司未按规定及时退还押金,金额包括1000元车辆押金和500元违章押金。由于接到关于共享汽车押金难退等投诉增多,广东省消委会在2018年8月21日特别发出消费警示。

另外,据番禺区公共服务处消息,2018年8月27日,广州市番禺区交通局曾安排执法人员到幸福叮咚进行现场调查,原因是幸福叮咚租赁车辆押金退还纠纷引发大量群众投诉案件,累计超过1500宗,客户在办理押金退还手续时遭遇公司拖延引起相关投诉,并经客户网络群发酵后引发退还押金连锁反应,发展到每天有数十宗投诉,在网络上形成了一定的舆情影响。

随后,番禺区交通局根据调查情况,针对幸福叮咚未经备案从事汽车租赁的行为,依据《广州市客车租赁管理办法》予以立案查处,责令幸福叮咚在取得合法经营资质前停止汽车租赁经营业务;协调督促幸福叮咚公司积极妥善处理押金退还纠纷,并完善内部管理机制,防止产生新的押金退还投诉。

然而,截至今年8月,押金退还问题仍未解决,南都记者发现,目前幸福叮咚App仍然正常运行,注册租车仍需要上缴共1500元押金。

涉事公司曾称按用户申退时间排期退款专家称未按时退还已违反《合同法》

7月23日下午,南都记者致电幸福叮咚,该品牌相关负责人曾回应南都记者称,前段时间,网上的负面信息造成了一大波会员申退,“以前是谁投诉就先处理谁的押金,所以很多押金次序都排乱了,现在就是统一按照用户申退时间排期退款。”该负责人还表示,公司近期在筹备免押了,可能晚一点就上线免押了,“押金的事情应该不会拖太久。”

8月2日,南都记者再就押金难退、经营资质等问题咨询幸福叮咚,客服热线工作人员告知“不接受采访”。

针对幸福叮咚押金难退问题,北京市社会组织法律调解中心副理事长张新年律师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依据《合同法》的规定,合同双方应当依据诚实信用原则,按照合同约定履行相应义务。该起事件中,商家已经在租赁协议中写明三个工作日内可退换押金,就应当依照该约定履行自己的合同义务,否则应依据《合同法》的规定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张新年律师也认为,幸福叮咚的行为同时违反了《消法》的规定,消费者一方面可采取向相关监管部门或消协投诉、申请行政调处等方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也可依据《租赁合同》中相关的管辖条款提起诉讼或仲裁,要求商家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交通部发文“不得挪用押金”业内分析押金难退现企业融资危机

近年来,共享经济领域押金难退事件频发。今年3月20日,交通运输部、人民银行等6部门联合印发了《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试行)》提出,运营企业原则上不收取用户押金,确有必要收取的,应当为用户提供运营企业专用存款账户和用户个人银行结算账户两种存管方式,供用户选择,不得挪用用户押金。同时,为减少个人资金损失,《办法》对用户的押金和预付资金收取规定了限额。

据悉,该《管理办法》已于6月1日起施行,对存量用户资金纳入管理设立了6个月的过渡期。《管理办法》发布前运营企业收取的用户资金,应当在11月30日前按照该办法存管。

南都记者了解到,幸福叮咚不是第一家被曝出押金难退的共享汽车企业。2018年11月份,拥有300多万登记用户的共享汽车企业TOGO途歌曾爆发全国性大范围的用户退押金潮,曾经的行业领头羊如今的发展却难以为继。此外,盼达用车、一度用车、立刻出行等共享汽车企业也陆续陷入押金难退的局面。

艾媒咨询集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认为,押金难退的困境反映出共享汽车行业正面临融资难、资金紧张的问题。

南都记者查询发现,幸福叮咚目前注册资本为1111.11万元,成立以来仅在2018年12月26日取得2000万元的战略融资。此外,PonyCar、大道用车、摩卡汽车在去年下半年均已无新增融资;而总融资金额达千万美元级的TOGO途歌,却也在去年年底已爆发押金难退、无车可用的境地。

南都记者了解到,相继倒闭的共享汽车企业们,众多是拥有互联网背景的创业公司。比如在2017年3月和10月相继宣布公司解散的友友用车和EZZY,2018年5月宣布停止服务的麻瓜出行,以及今年6月直接宣布退出中国市场的car2go。

“共享汽车行业是典型的投入高、收益周期长的模式,并不是风险投资商所喜好的投资方向。”张毅向南都记者表示,现在进入共享汽车行业的大多是互联网背景的创业者,一边烧钱,一边融资,是非常不健康的模式,“真正有机会进入行业内的,应该是有资金实力的车企或大型运输企业。”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封聪颖南都记者余毅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共享汽车幸福叮咚再曝押金难退!去年已被立案要求停止租赁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