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车牌摇号:1963人抢一个普通小客车指标

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北京小客车指标办获悉,经审核,截至2018年4月8日24时,普通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2769423个有效编码,约1963人抢一个指标。新能源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230424个有效编码,据推算,新申请者至少在四年后,也就是2023年才能获得。

昨日,北京2018年第2期小客车指标申请配置工作安排发布,经审核,普通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2769423个有效编码,约1963人抢一个指标。另外,4017人因失信被限制参与小客车指标配置。

截至2018年4月8日24时,普通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2769423个有效编码(根据阶梯中签率相关规定,本期基数序号总数为12430084个)、单位共有78962个有效编码;新能源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230424个有效编码、单位共有8439个有效编码。本期将配置个人普通小客车指标6333个,单位普通小客车指标266个。

按照《关于示范应用新能源小客车配置指标轮候配置有关规则的通告》规定,个人和单位新能源小客车指标年度配额已用尽,审核通过的有效申请编码按照规定将继续轮候配置。超过23万人轮候新能源指标,按此推算,至少在四年后,也就是2023年才能获得。

而处于轮候配置状态的个人新能源小客车指标申请,仍需在有效期内办理确认延期,未在有效期内办理的,系统将自动取消该申请,若再次需要申请的个人,须重新提交申请,审核通过后轮候次序按重新申请时间计算。单位2018年应配置新能源指标而未配置的,若单位于2019年2月8日前再次提交申请且通过审核,轮候次序计算时间不变。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按照《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北京市交通委员会 关于限制失信被执行人参与本市小客车指标配置的工作意见》,经本市法院认定,本期共有4017个失信被执行人被限制参与小客车指标配置。申请人如果对被自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有异议的,可通过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www.bjcourt.gov.cn)查询具体认定案由,也可以依法向执行法院提出。

英媒:中国大城市艰难探索限车高招

北京车牌摇号:1963人抢一个普通小客车指标

资料图片: 2014年3月25日,杭州实行小客车限购,市民在杭州车管所汽车城机动车登记服务站里等待领取车牌。新华社发(龙巍 摄)

英媒称,中国大城市采取多种措施限制汽车数量以解决城市拥堵和污染问题。

据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4月19日报道,生活在中国首都的工程师刘磊(音)从7年前开始就一直想买车。然而,他在北京车牌摇号中一直没有中签。从2011年起实施的这项车牌分配制度旨在解决北京严重的堵车和污染问题。根据这项制度,北京每年只发放一定数量的新牌照。购买汽车需要事先获得车牌指标,而获得车牌需要参加每两个月一次的摇号。在最新一期摇号中,280万名申请者争夺6460个指标。

报道称,中国的金融中心上海也严控车牌数量。与北京不同的是,上海采取车牌拍卖制。在3月的拍卖中,约21.7万名申请者竞拍9855张牌照,平均成交价为88176元,比很多国产车的价格还要高。2017年,上海市的车牌拍卖收入达到120亿元,约占该市财政总收入的2%。

南方的广州将上述两种方式结合起来,中国大城市管理者们现在更倾向于这种模式。在广州,一部分车牌由摇号获得,其他则通过拍卖获得。自广州2012年开始实施这项制度以来,深圳、杭州和天津这3个大城市也相继采用了这一办法。

报道认为,但这三种都不是最理想的方案。不过,像刘磊一样的人仍然有希望。为了治理污染,几乎所有大城市都为电动汽车或混合动力汽车设置了专门的车牌配额。新能源车还能获得大额补贴。刘磊的妻子刚刚申请了新能源车牌。申请新能源车牌要容易得多。(完)(综合参考消息网报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北京车牌摇号:1963人抢一个普通小客车指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