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烈保护法全票通过!邱少云亲侄:此刻非常激动!

中国青年网北京4月28日电(记者卢冠琼)4月27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全票表决通过了英雄烈士保护法,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受法律保护,禁止歪曲、丑化、亵渎、否定英雄烈士的事迹和精神,宣扬、美化侵略战争和侵略行为,将依法惩处直至追究刑责。

中国青年网第一时间联系上邱少云的亲侄邱光兵。正在忙于培训的他告诉记者:“谢谢您告诉我这个好消息,我此刻心情非常激动!三年多来,这不仅是我和家人的坚持,更要感谢党和国家的重视,感谢社会各界的关心和努力,才有今天英雄烈士保护法的出台!”

回顾:

英烈保护法全票通过!邱少云亲侄:此刻非常激动!

邱少云烈士四弟邱少华

为捍卫二哥邱少云的名誉,2015年,年逾八旬的邱少华老人将恶意营销英烈的某企业和大V告上法庭,竭力奔波,直至生命最后一息。

生前,在其侄子邱光兵的协助下,中国青年网曾多次采访老人。

邱少华是家中年纪最小的孩子,上面有三个哥哥,邱少云排行老二。父母先后去世,邱少云四兄弟孤苦伶仃。“家里的叔叔伯伯帮我们兄弟几个在外头找活干”,老人告诉中国青年网,大哥邱东云被地主拉去放牛,后来,三哥邱少全为生计也去为地主做长工,很少回家。

1945年,少年邱少华跟着二哥邱少云一起包了一块耕地种稻谷。由于长期挨饿,那时的他瘦骨如柴,个头只跟锄头一般高,大部分农活便都落在了二哥邱少云肩上。“二哥对我很照顾,重活累活都是他做。而且,他宁愿自己饿肚子也要多给我一些吃的。”邱少华说,兄弟俩种地种了一年多,由于收成不好就没有再种,于是以挖野菜、做长工为生。

“二哥为了糊口,干过很多活,泥瓦匠、木匠、地主的餐馆跑堂……住的地方经常变换,我们兄弟东一个、西一个,没得法子。”邱少华顿了顿,“后来二哥被抓了壮丁。”他告诉记者,“当时的铜梁,有很多穿军装的人,像一个大兵营。”

得知二哥被国民党抓走后,邱少华慌了神。即将被迫离开故乡铜梁的邱少云托人回家告诉弟弟,想吃家里的菜。邱少华赶忙做了两个菜送去藕塘湾给二哥,“人太多,我在人群中找到他”,邱少华没想到,那次见面,竟成了永别。

1949年,四川解放。解放军从壮丁营中救出了邱少云。同年12月25日,满怀感激之情的邱少云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1951年3月25日,作为一名中国人民志愿军,邱少云跨过鸭绿江,参加抗美援朝战争。1952年10月,邱少云英勇牺牲在朝鲜战场。

“有一天,邻居去赶集,在黑板上看到了二哥牺牲的消息。”邱少华老人彼时回忆,当时他正在田间插秧,“你家邱少云牺牲在朝鲜战场了”,这句话像刀子一样插在邱少华的心头。

“还是在藕塘湾那块空地上,政府组织给二哥开了追悼会。”邱少华老人眼神黯然。

奔赴朝鲜的前一天,邱少云给家里寄了封信。邱少云烈士纪念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封唯一的家书,是邱少云在一位战友的帮助下写的,“加入解放军之前,他不识字”。邱少云在信中告诉家人,“前些日子,我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明天就要到朝鲜去打美国佬了。”

离家之后,这封信让家人第一次知道了邱少云还活着的消息。邱少华说:“被国民党抓走后,不知道二哥是不是还活着,后来收到信,才知道他要去朝鲜。”

“我在朝鲜多打美国佬,你们在家里要把分的地种好,多打些公粮,支援抗美援朝战争。”邱少云在信中说,“我决心杀敌立功,带着光荣花回来看你们。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而今,这封信陈列在重庆铜梁邱少云烈士纪念馆。

“记者问你,有没有啥子想对二叔说的?”在2015年4月的采访中,邱少云大哥之子邱光兵将中国青年网记者的问题翻译成方言给邱少华听。老人迟疑了一会儿,在嘴里喃喃自语,“我想对他说啥子?我想说,知道你在战场上被火烧死了,我的心头能舀起五碗血啊!”邱光兵向记者翻译道,“舀起五碗血,这是我们的方言,我四叔的意思是,他的心在滴血。”说完这句话,他的眼眶泛起了泪花。

邱少云牺牲后,为缅怀他的英雄事迹,邱少云的故乡更名为少云乡。“为他自豪,但是这份荣誉是用生命鲜血换来的。”想到网络上有人竟用二哥的牺牲开玩笑,邱少华老人情绪变得激动,“说这种话的人,可恶啊!”

英烈保护法全票通过!邱少云亲侄:此刻非常激动!

4月21日,邱少云之侄邱光兵发表声明,对诋毁烈士形象进行营销的行为进行强烈谴责。

邱少云走的时候年仅26岁,“二叔给我们留下的最宝贵的东西是精神财富。”邱光兵对记者说,二叔邱少云生前连张自己的照片都没留下,“后来的图片和雕塑,都是参照三叔、四叔的样子设计的。”作为铜梁区的一名基层公务员,邱光兵说,“凭自己的水平把工作干好,不能给二叔丢脸。”他向中国青年网介绍,二叔邱少云的事迹也影响着后辈们,“三叔的儿子邱光忠参军,后来在越南战场立下了二等功。”

邱少华曾在政府的帮助下三次赴朝纪念二哥邱少云。1982年夏天,朝鲜访问团乘船来到英雄故乡重庆铜梁看望邱少云家人,参观邱少云烈士纪念馆,并受金日成委托,为家人带来了雨衣、人参酒等礼物。

邱光兵告诉中国青年网,每年清明节,母亲都会在室外摆上一桌子祭品,给二叔上香。邱光兵说,之所以在屋外祭拜,是因为老家的习俗,“二叔不是在故乡离世的,他牺牲在了外头。”

2015年6月,邱少云名誉侵权案民事诉讼程序正式启动,其亲属提出要求,将赔偿精神损害数额定为人民币一元,“共和国英雄先烈的名誉是无价的,任何人都不能对英雄先烈以文字、语言等形式进行侮辱、污蔑和诋毁。”案件律师向中国青年网记者解释道,“包括邱少云烈士亲属在内的绝大多数有理性、有良知的共和国公民也都不愿意让共和国英雄先烈的名誉和金钱利益沾染上任何关系,所以将赔偿精神损失的数额确定为象征意义的人民币一元。”

2016年9月20日上午,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对邱少云烈士的弟弟邱少华诉孙杰、加多宝(中国)饮料公司一般人格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孙杰和加多宝公司公开发布赔礼道歉公告,向邱少云烈士的弟弟邱少华赔礼道歉,消除影响,连带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元。

邱少华老人生前等来正义判决书,86岁的他得知即将拿到判决书,特地嘱咐家里人帮忙脱下病号服,换上了正装。

2016年10月20日凌晨4:38分,邱少华因病医治无效在重庆铜梁病逝,享年86岁。

虽然老人生前等来了正义判决书,却未能等到正式的道歉。彼时,邱光兵向记者无奈感慨“唯一和二叔相处过的四叔也走了”,他还有一个担忧,“老人都走了,以后,为国家牺牲的烈士们如果再被侮辱嘲讽,谁帮逝去的他们说话?”

4月27日,英雄烈士保护法全票通过,邱光兵在采访中激动地说到:“这体现了国家法治的不断健全,是对千千万英雄烈士的一种告慰。保护英雄烈士的名誉从此有法可依,这是件大好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英烈保护法全票通过!邱少云亲侄:此刻非常激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