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后学生打老师当事人妻子在开庭前发声,让我想到高考升学是否该增加德育标准?(1)

亲身经历,我在上小学时,老师办公室有练习本不见了,不知为什么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说是我偷的,因为我没偷也不知道有人偷这回事,于是老师就打我耳光,校长也在也打我,受打不过,就说是自己偷了,老师让我拿回来,因根本没偷也没东西还老师,又被打了一次,最后不了了之,但这事我却永远记住了,长大后也曾想去教室课堂上当学生的面把冤枉我的那老师和校长,一耳光一耳光的打回来,最后没打,因为那学校拆除了,老师也没碰上,但我把那校长及老师的祖宗八代骂了好多回,咒那校长及老师全家都不得好死,也咒了好多回,这就算精神胜利法吧,可以这样说我这人胆小怕事,怕被打,我没杀人你如果打我,我也会说杀人了,所以对老师没好印象,尊敬也只尊敬值得尊敬的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问答 » 20年后学生打老师当事人妻子在开庭前发声,让我想到高考升学是否该增加德育标准?